?
您的位置:首頁?????都市激情?????
計程車司機

(

阿國今天很高興,風和日麗、天氣很好,阿國生意也很好。

阿國是計程車司機,計程車在香港叫【的士】。

清早七點出車,現在下午五點,阿國數了數收入,嗯、不錯,差一點就三千。

阿國很滿意今天的收入,只要再接一個客人就可湊足三千,阿國把車子轉了彎,車頭朝家的方向走,心想:就差一個客人,管它的,碰上了就接,碰不上回家算了。

剛一將車子轉過彎,就在轉角處,幾個女孩招手攔車,阿國心想,運氣還真不錯,剛想載一個客人,這一下客人就來了,心中念聲佛:希望這一趟車程是往自己家方向走,順路就可回家了。

職業性的煞車,已將車子停在女孩身旁。

一個身穿T恤、熱褲,頂者一頭五顏六色頭發,年齡絕不超過20的小辣妹打開前車門說道:【司機大哥,到 55,5個人,載不載?】

阿國一怔,到 55,那不是回家的路,何況那女孩說5個人;計程車只能載4個,5個就超載了,警察逮到會罰款的,阿國正想說不行,年輕小辣妹又加上一句:【拜托啦!司機大哥、跑一趟,多給一百啦!】

【這個··】阿國猶豫了一下,看了看小辣妹,和小辣妹後面那幾個女孩,全是一個樣,T恤、熱褲,還有兩個是迷你裙,短得不像話,每一個都是幼齒,全不超過20歲,真是一堆怪物。

看阿國似乎有點猶疑,領頭的小辣妹再加了一句:【再加上這個福利,行了吧!】小辣妹一說完,伸手往T恤領口一拉,阿國一眼瞧過去··呃··的一聲,吞了口唾液,只見小辣妹胸前潔白一片,小辣妹居然沒戴乳罩,阿國一眼就瞧到底,兩顆乳房圓鼓鼓的,乳頭似乎是粉紅色的,角度不太好,瞧不太清楚,阿國正想再瞧一眼,小辣妹手一松,看不見了。

【怎麼樣,司機大哥?】小辣妹的聲音嗲得死人。

阿國再吞口唾液,啞著聲道:【5個人超載了,警察逮到會罰款的?!?br/>
【警察逮到我們負責,司機大哥,這總行了吧!】小辣妹似乎搭定了阿國這輛車,又說了句:【要不要再看一次胸部呀!】

阿國不禁又想到那潔白的一片,用力吞了口唾液道:【上來吧!】

【司機大哥謝謝你呀!】幾個小辣妹一下全擠了上來,前座一個,就是那個開口的,後座4個。

阿國看了看旁邊的小辣妹,又看了看後面的四個小辣妹,這一看,眼珠差點就凸出來,四個女孩擠在後座,其中一個被擠得稍為往前一點,阿國一回頭一眼就瞧見這個女孩雪白的兩腿,白晃晃的一片,居然沒穿絲襪,迷你裙已被拉至腰部,兩腿張開,黑色縷空絲質小三角褲就在阿國眼前晃著,幾根黑色卷曲的陰毛掩不住的伸出三角褲外,似乎在向阿國招手,阿國腦際轟的一聲,像打了一個響雷,大嘴張著,一縷口水幾乎向下流。

【司機大哥開車啦!】那個被阿國瞧著的小辣妹嬌滴滴的說著,一些也不在乎大張的雙腿,和露出三角褲外的陰毛,叫阿國應該開車了。

【哦!是、是··】阿國有點不舍的轉過頭,將車子發動。

【小文奶發浪呀!害司機大哥不能開車怎麼辦!】前座的女孩說著。

小文還沒開口,另一個女孩接著道:

【看看有什麼關系,還有我呢,司機大哥看看嘛!】說著也將迷你裙拉至腰部,兩腿大張。

阿國一邊開車,一邊轉回頭,小文那兩條白生生的大腿和黑色小三角褲還在眼前,旁邊另一個女孩兩條白白的大腿也在阿國眼前晃者,一條紅色小三角褲,中央一片黑,還是半透明的,阿國吞了口唾液,回過頭看者前面馬路,聲音有點啞道:【別害我了,我要開車呢!】

後座第三個女孩把嘴靠在阿國耳邊道:【別客氣、摸看看,幼齒的,熱呼呼的呢!】

阿國嘆了一口氣道:【摸,別玩了,計程車司機沒什麼錢,玩不起啦!】阿國在說謊,阿國今天生意不錯,口袋里有幾千塊,他是怕自己一個人,怎玩得過5個小辣妹。

阿國一求饒,小辣妹小文可逮到機會說話了,兩條大腿仍然白生生晃著:【誰跟你要錢呀,我們坐車可是付錢的?!?br/>
【是呀!是呀!】後座幾個女孩一起抗議,阿國連忙道歉:【對不起、對不起,是我錯,我胡說八道,請小姐們別追究了?!?br/>
【這才對,嗨!想不想摸摸看,沒關系,讓你摸一下,免費的,不收錢,白白的大腿好好摸哦!】說話的是小文。

阿國一臉無辜的樣子,他可真想摸一下,可又是不敢,只好裝出一付笨樣子,傻笑著。

這一來又惹得幾個女孩大樂,嘻嘻哈哈的笑個不停。

車內本就寬敞有限,大熱天里關起窗子開著冷氣,幾個女孩一上車,個個香氣撲鼻,白白的大腿到處晃,阿國只要稍一轉頭,入眼一片白,看得阿國心里陣陣熱血往上沖,陰莖早就硬起來了。

稍微動動屁股,以調整因漲大的陰莖而略微不舒服的坐姿,一股香氣加上嬌滴滴的聲音響自後座。

【司機大哥,我想尿尿!】被擠在最前面的小文忽然對阿國說著。

【尿尿!】阿國怪叫一聲,一轉頭又看到小文那白生生的大腿,黑色小三角褲在眼前晃,阿國吞了口唾液,調整了呼吸,陰莖仍然硬挺著,艱澀的再道:

【先忍一忍,現在正塞車,稍停我找個加油站讓奶上?!?br/>
【不行呀,忍不住,快尿出來了?!啃∥恼f著一手掩住陰戶,一手搖著阿國的肩膀,阿國轉頭看到小文那掩住陰戶的樣子,腦袋又轟了一聲,陰莖猛一跳動,快撐破褲子了。

【小姐,求求奶,忍一忍,千萬別尿出來!】阿國不敢問小文是不是真的想尿,只一心想快找到加油站好讓小文上廁所。

後座沒說過話的第四個女孩這時開了口:

【我這里有個塑膠袋,用塑膠袋撐住,可尿在塑膠袋里?!?br/>
【快、快、快拿出來,我忍不住了】小文說的有點急。

【奶真要尿!】阿國的聲音有點吊高,像是只差一口氣就死掉的雞一樣。

【廢話!】小文接過塑膠袋,裙子本就在腰際,雙手一拉,那條黑色縷空小三角褲已拉至腳踝,兩腳左右一分,塑膠袋往陰戶一蓋,兩旁的女孩四手齊出,幫小文掩著塑膠袋,只聽唰唰幾聲,天空下雨了···

阿國一回頭就看到這種奇怪的景況,口里喝喝直響,忽覺陰莖一緊,前座那女孩已一手握住阿國硬挺的陰莖,嬌聲對阿國說:

【我幫你消消火,都這麼硬了···】

阿國哦了一聲,腦袋又轟了一聲,張大口,卻說不出話···

車子仍在開著,前座小辣妹伸手掏出阿國硬得像鐵條的陰莖,上下律動著。

小文的尿已尿完,阿國轉過頭,正好看到小文拿著衛生紙,正在擦拭自己的陰戶,兩條雪白的大腿交叉處,黑忽忽的一片,粉紅色的小洞忽隱忽現,阿國腦袋又轟然一聲,一陣酥麻傳上腦袋,馬眼一開,一股陽精隨即射出,那小辣妹拿條小毛巾掩住阿國的龜頭,阿國股股陽精全射進小辣妹的小毛巾中。

小辣妹捏住手巾,往龜頭一擦,阿國一陣抖,小辣妹說:【舒服了吧!】

吁了一口氣,阿國也不知說什麼,再回頭看了一眼小文,小文已穿好三角褲,兩條大腿仍白生生的晃著,露出三角褲外的陰毛似乎更多了。

前座辣妹好不容易把阿國軟了的陰莖給塞回褲子里,阿國感激的望了這個連叫什麼都不知道的辣妹,說了聲:【謝謝!】

辣妹從手袋里掏出一張名片,放在阿國口袋里,對阿國說:

【有地址、和我的名字,愿意的話,可以來看看?!?br/>
阿國看了看這個女孩,又看了看後頭的小文,其馀幾個女孩到底長得什麼模樣,阿國可全不清楚,心里正想著,去不去,去的話該找那一個,是找這個幫自己消火的,還是找那個在自己面前尿尿的小文,一想起小文那紅嫩嫩的小洞洞,阿國一顆心已不知飛往何處。

(2)

各位朋友大家好!還記得我嗎?就是那個計程車司機 阿國"啦。

上次跟各位說了一段計程車司機的故事,今天要再說一個計程車司機的故事與和各位分享,不過、有一點要聲明的是 今天說的這段故事,可不是我阿國的故事,是我一個同行碰上的荒唐事,他是夜班司機,我阿國可從來不跑晚上的。

因為敝同行是個大老粗,抽煙、喝酒、打架,那是他本行,若是要動筆寫字,他會很謙虛的告訴你:【對不起,這個、嘿嘿··老子欠學?!?br/>
所以就由我來代筆了,為了故事的連貫性,計程車司機系列故事,所用的名字,統統叫 阿國"了,但是、大家別忘了,我只是把名字借出去,事情可是跟我阿國無關哦!

好了、不多說廢話, 計程車司機2"正式登場,敬請批評、指教。

夜晚二點,阿國空車在街上閑逛,今晚阿國生意不好,都二點了,一個晚上去了三分之二,數了數收入,才一千塊臺弊,這怎麼得了,阿國心理正不舒服著,偏偏又遇上了紅燈,阿國有點不情不愿的將車停在紅燈下。

看著路口的紅燈,再看看車後面,嘿!居然只有阿國一輛車在等紅燈,十字路口四條大馬路,紅燈一亮,被紅燈攔下的居然只有阿國一輛車,阿國不禁罵了一聲三字經,看看四方都沒車,阿國排檔一打,正想不甩紅燈,沖過去算了,車子剛一起步,忽然【碰】的一聲,響自車後。

急忙踩下煞車,轉頭一望,剛一轉頭,右後車門就被打開了。

【載不載呀司機!】是女人的聲音。

【載、當然載!小姐請上車?!窟€沒看清楚狀況,阿國就請客上車了。

車內小燈亮著,二個女孩上了車。

車門立刻關上,車內小燈隨著車門的關上而熄滅,在那車門的開關間,阿國已看清上車的是二個女孩,二個非常年輕的女孩。

有客上車,阿國立刻收起心情,半轉著頭道:【小姐、到那兒?】

【○○路底!】開口的只有一個女孩,另一個不說話。

【好的、○○路底!】阿國順著客人的口氣,又說了一遍,說完轉回頭,回復到雙眼看著正前方。

紅燈變綠,阿國將車啟動,夜晚二點的臺北街道,車輛稀少,阿國車速逐漸提高,二個女孩坐後座,一聲不出。

阿國一邊開車,一邊想著,剛剛那二個女孩上車時,好像是穿著短褲,上衣沒看清,倒是看見一個大皮包,不、不是一個,而是一人帶一個大皮包,年紀好像很輕,16、7吧,或者17、8,誰知道,阿國一想到這,不由得感到奇怪了,這麼年輕的女孩,三更半夜不回家,半夜二點還在街上晃,真是想不透現在年輕人,為的是什麼。

想不透就不想,至少這一趟車程不近,從上車地點到目的地,阿國車開久了,略一估量,大約要300吧;車子向前飛馳,阿國瞄了一眼後視鏡,二個女孩緊靠一起,大皮包就抱在胸前,還是看不清上衣是什麼樣式,卻發覺女孩也透過後視鏡在看他,阿國有點不好意思,收回目光,專心開起車子。

三更半夜,路上人車稀少,阿國車速又快,不到30分,已接近目的地,後座二女一語不發,阿國不得不開口:【小姐、前面差不多到了,要在那邊停車?】

【我們要到山上,你往山上走!】分不清是那一個說的。

【呀、山上!】阿國心藏突地跳了一下,原因無他,實仍此路往山上,不但真是人煙稀少,根本就沒有生人,山上,一大片公墓呀!

阿國不禁吞了口唾液,回過頭看一眼。

【看清楚,怕什麼!】一個女孩說著,另一個吃吃的笑著道:【他以為我們是那種東西!】

【好、好,山上,山上】分明是二個年輕辣妹,說不定真是住在山上,況且已走這麼遠了,阿國看看計程表 280,真他奶奶的,上山就上山,老子生平不做壞事,有什麼好怕的,牙一咬,車頭朝山上,走了!

車子一轉向山路,卻快不起來,狹窄的山路、轉彎又多,阿國保持著50左右的車速,一邊看前面路況,一邊看著後視鏡,七彎八拐的走了有五分鐘,忽然從後視鏡看到後座二個女孩,把抱在胸前的大皮包一起放了下來,擺在腳旁。

阿國心中【咚】,跳了一下,為什麼,一路上皮包抱得緊緊地,為什麼到了山上反而把皮包給放下了,而這山上,明明是一大片公墓,怎會有人住這兒,阿國越想越不對。

心理一發毛,阿國車速就放慢了,挑了挑眼,又看了一眼後視鏡,只見二個女孩皮包一放下,手也跟著往下垂,阿國心藏又【咚咚】跳了幾下。

車子正好轉了一個彎,阿國突地踏了一下油門,車子猛向前沖了一下,阿國看得清楚,後座二個女孩在車子轉彎又突然加速下,身體突然失去平衡,互相碰撞了一下,轉過彎,霍然開朗,前頭道路又是一個左大轉彎,但在大轉彎中間,道路多出了一大片,還有一盞路燈亮著,阿國又一個加速,車子往路燈沖過去,就在車子要撞上路燈桿時阿國猛打方向盤,車頭一偏,阿國煞車一腳踩到底,剛好車子右後門貼著路燈桿停了下來。

阿國車門一開,左手一撈,二尺長拐杖鎖已撈到手,一腳跨出車門,身子一聳已跳出車外,眼角馀光剛好看到後座女孩手中一把七、八 長刀子映著路燈閃起的一片光。

阿國一站定身子,手中拐杖鎖一揚,大喝道:【出來,奶他嗎的,給老子出來!】

路燈就在車頂,車內有點暗,但是阿國已看清楚車里情況,二個女孩一個拿把刀,足有八 長,另一個手里拿的,嘿!居然是繩子。

ㄚ國這一下不得不佩服自己了,這分明是搶劫,若不是自己利用一個轉彎、一個加速、再加上緊急煞車,最後再一個幾乎90度的左大回轉,讓後座二個女孩失去平衡,身體幾次碰撞,只怕現在倒楣的是自己了。

阿國一想到這,氣就不打一處來。

猛地踏前一步,自己打開車門,暴喝一聲:【出來!】

車門一開,阿國又後退三步,手中拐杖鎖橫放胸前,雙手握緊。

先出來的是一只腳,接著另一只腳,路燈燈光照耀下,阿國看得清楚,那是穿著涼鞋的一雙腳;一只手板著車門,披肩長發先看見,另一手居然還握著刀子,沒帶皮包,那女孩一站定,第二個女孩也出來了,嗯!繩子還帶著。

實在不知該說什麼,阿國總算看清了這二個女孩。

真的很年輕,決不超過18,帶刀的女孩,短袖花衣服、短褲,上衣在肚子上打個結,腳底一雙涼鞋,露出五根腳趾頭;拿繩子的女孩,一樣的打扮,不同的是穿的是鞋子,阿國仔細一看,光溜溜白嫩嫩的大腿,看不出有穿褲襪的樣子。

阿國悶吼一聲,手中拐杖鎖轉了二圈,再將拐杖鎖橫放胸前:悶聲道:【干什麼,還不放下刀子,想老子動手不是!】

女孩荒忙丟下刀與繩,二個身體緊靠一起,四手互握著。

【搶劫呀!還帶著繩子,正好,綁起來交警察局,省得老子麻煩!】阿國一說完,用拐杖鎖挑起地上繩子,做出綁人姿態。

【不要!】二個女孩語帶哭音。

【不要】阿國一頓又道:【干什麼要搶劫!】聲音大得嚇人。

【不是搶劫呀,我們只不過想弄點錢,我們沒錢花··】帶刀女孩越說就越哭了起來。

一個哭、另一個也跟著哭。

怒氣充天的阿國一見二個女孩當場這就哭起來,他不禁奇怪的道:【哎!好像我才是受害者ㄟ!】

刀女孩還在哭,繩女孩一邊哭,一邊向阿國說:【我們··什麼··都沒做··你··你就說··說··我們搶劫··】

【唉唉,什麼都沒做,那拿刀、拿繩子干什麼的!】阿國實在有點不相信,那女孩會一推六二五。

漸漸停止哭泣,刀女孩道:【司機大哥,什麼事都沒發生,我們不要再吵了,好不好!】

阿國怔了一怔,甩甩頭,放下拐杖鎖:【行、算老子倒楣,拿著皮包走吧?!?br/>
刀女孩看了看繩女孩,道:【司機大哥,你要我們走去那!】

【我怎知道奶們要去那!】阿國有點不耐煩。

【司機大哥,你不帶我們下山呀!】刀女孩說。

【奶說什麼?帶奶們下山,嘿嘿嘿!】阿國實在想笑。

【對呀,三更半夜,我們是女生耶,你把我們丟在這里,上面是墳場,人家會怕嘛!】繩女孩越說居然越撒起嬌來。

阿國猛拍自己額頭一下:【天、會怕,搶劫怎麼不怕!】

二個女孩又互看了一眼,刀女孩說:【司機大哥,不是不說搶劫的事了?!?br/>
【好好,不說,不說,拿走奶們皮包?!堪幌朐俣嗾f。

【司機大哥,載我們下山,我們給你好處··】還是刀女孩說。

【干什麼!】阿國有點莫名其妙。

【就是讓你干一次,你帶我們下山?!康杜⒁贿呎f,二個女孩一邊解鈕扣。

【呀!】阿國只來得及呀一聲,二個女孩上衣已脫了下來,居然都有戴乳罩,刀女孩乳罩是水籃色,繩女孩是白色。

阿國還沒開口,女孩的短褲又不見了,刀女孩水籃色的內褲,繩女孩白色內褲,二個女孩左手往後一伸,乳罩也不見了。

只穿一條三角褲的女孩,路燈照耀下,角度鮮明,胸前雙乳不很大,一手握住,大概剛好,柳腰纖細,大腿修長,映著路燈,看起來挺白的;阿國看著,陽具不由得硬了起來。

二個女孩一左一右,向前拉著阿國,繞過車後,往車子另一面靠山的方向。

阿國屁股剛貼在車門,上衣就被女孩脫下了,刀女孩手往下,解開阿國皮帶,繩女孩身子貼緊阿國,雙乳就貼著阿國胸膛;那軟綿綿的乳房一貼緊胸膛,阿國的陽具又一跳,刀女孩已脫下阿國長褲,一手拉下阿國內褲,阿國陽具像脫了束縛一樣,伸得筆直,刀女孩玉手一把就握住。

阿國呻吟一聲:【奶們··這是大馬路··】

【這時候說話的是傻瓜,別說··】繩女孩一手掩著阿國的口,雙乳一陣揉,二顆硬硬的乳頭就在阿國胸膛挨擦著,刀女孩握著阿國陽具輕輕的套著,二個少女,赤裸著上身,緊靠著阿國,陣陣少女體香直沖腦門,嬌嫩的少女肌膚貼著阿國赤裸的身體,阿國一咬牙,手一張,左擁右抱,處手軟滑細嫩,阿國從沒這種經歷,這一抱,已不知身在何處。

繩女孩頭一偏,張口含著阿國一邊乳頭,刀女孩一手握著阿國硬梆梆的陽具,一下一下套動著,阿國雙手在女孩光滑背脊用力撫著。

刀女孩靠著阿國耳邊,輕輕一句話:【司機哥哥,我們二個,你先玩誰!】

就像在耳邊響起一聲雷,阿國【呀】的一聲,道:【就奶先來吧!】

刀女孩笑了笑,雙手往車子一板,屁股一抬,阿國跟繩女孩說道:【奶先等一等?!哭D身脫下刀女孩水籃色小三角褲,手往刀女孩陰戶一摸,摸得一手濕濕地,雙手將刀女孩白嫩屁股一分,挺起陽具,抵著刀女孩陰道口,腰部一用力,硬梆梆的陽具已進入一半,刀女孩【嗯】了一聲,轉過頭瞄了一下阿國。

阿國雙手抓著刀女孩纖腰,再一用力,陽具已擠入刀女孩陰道里,這一進入,刀女孩陰道緊緊地包著阿國陽具。

阿國吸了一口氣,大口吐出,陰莖慢慢抽出,用力擠進,刀女孩手板車門,屁股高抬,長發下垂,卻是一聲不出,陰莖用力的一進一出,阿國正享受著緊窄的陰道磨擦著陰莖的快感,背後,繩女孩雙手抱著阿國,用她赤裸的雙乳貼緊阿國背脊,當繩女孩雙乳一貼上,阿國猛然一陣抖擻,如此兩面夾攻,阿國一輩子也沒碰上過。

猛搖了一下脖頸,阿國用力的抽插著,雙手極力下伸,抓著刀女孩胸前雙乳,雙乳并不大,一手握住,阿國食中兩指前伸,挾著刀女孩乳尖,輕輕的揉著,背脊另兩團軟肉正在劃著圈圈,那一刻、阿國舒服得簡直就在云端。

陰莖的出入,一下緊接著一下,阿國全不考慮還有一個繩女孩還沒插,在刀女孩陰道每一下都全力進入,陰道璧磨擦著龜頭帽沿,緊包著陰莖的陰道窄得讓阿國每一次進入都得出盡全力。

在一次次的進入抽出又進入,閉緊嘴巴的刀女孩,低著頭發出一聲長長的【哦】,緊窄的陰道陣陣收縮,一下又一下陰道強力夾著陰莖,阿國脊髓深處一股酸麻直沖腦門,猛地一聲虎吼,阿國雙手抓緊刀女孩雙乳,身子一趴,陰莖跳動,陽精強力射出。

像疊三明治,最上面的繩女孩先松開手,阿國緩緩地挺起身,刀女孩一個轉身,貼著車門站立著。

繩女孩手拿一疊衛生紙,蹲下身子,擦拭著阿國的陰莖,阿國一手撫著繩女孩頭發,一手摟著刀女孩,刀女孩伸手理了理自己的長發,轉過頭在阿國臉頰上親了一下。

阿國看著刀女孩裂開嘴,笑了一下,繩女孩站起身,拉著阿國的手放在自己乳房上,嬌聲道:【司機哥哥,你呀,都忘了我的存在!】

阿國看了看繩女孩,有點不好意思道:【對不起了,我··我··】

【行了!舒服吧!】繩女孩道。

【舒服、舒服,從沒這麼爽過?!堪⒖探又?。

【爽過了,下山吧!】繩女孩說著。

【是,下山、下山··】

夜班司機阿國說完他的故事,還拿出一個號碼,說是繩女孩留給他的電話號碼,還和阿國約了後會日子。

故事說完了,你信不信,下次我這正牌阿國再告訴你們一個更奇特的計程車司機的荒唐故事,再見了,計程車司機3再見!

(3)

年前有一個機會和一些計程車司機朋友閑聊,說著說著就說到女人身上去了,話題一打開,故事就來了,我聽著事件的發生,想著該如何下筆,幾個小伙子和一個落翅仔,因為事情不是發生在現在,距今十多年了,說故事的司機老大現在都40好幾了,說起那次的經歷,用語還是停留在【落翅仔】這種過時語詞上,幸好我們都經歷過那個滿街都是【落翅仔】的時代,都還能進入情況。

故事一開始,是在一個計程車司機休息站,那一天,炎熱的七月,太陽高掛,早上十點,我們的朋友阿國才一到休息站,就被幾個同行拉了過去。

【干嘛?什麼好康的?!堪幸稽c摸不著腦袋。

【有一個『落翅仔』,阿林去載了,不用錢的?!堪⒗堑谝粋€開口說話。

【什麼!】阿國有一點聽不大懂。

【唉!我來說!】夢貓立刻接過了話頭,道:【昨天阿林載到一個『落翅仔』那『落翅仔』跟阿林上了旅館開房間,爽過了,還跟阿林約了今天再去載她出來,現在阿林去載她,馬上回來,你來得正好,等一下阿林回來,我們一起上,懂了吧!】

【你是說,一個『落翅仔』,大家一起來?】阿國有點遲疑的問。

【你是老大嘛,要不然,我們自己去了?!拷又f話的是豬仔。

阿林、夢貓、豬仔、阿狼,全是計程車司機,他們這一夥共有十人,之中年紀最大的就是阿國了,因為常到這到計程車休息站,日子一久,幾個人自然聚成一夥,比一比年紀,阿國長了幾歲,就成了老大,所以,豬仔才會稱阿國【老大】。

【等等,等等?!堪塘丝谕僖?,道:【你是說 阿林碰上一個『落翅仔』?!?br/>
【是??!】豬仔隨口應著。

【那『落翅仔』阿林上過了?】阿國再問。

【嗯!】豬仔點點頭。

【阿林現在去載那『落翅仔』】阿國接著問。

【嗯!】豬仔嗯了一聲,有點不大耐煩。

【阿林要載那『落翅仔』回來這里?】阿國有點懷疑的問。

豬仔、阿狼、夢貓,這次連口都不開,一齊點點頭。

【一齊上那『落翅仔』,阿林說的】阿國再問。

就像三具木偶,豬仔、阿狼、夢貓,又點著頭。

【那『落翅仔』怎麼說,大家一起來 輪奸耶!】阿國其實是怕惹上麻煩。

【唉!原來老大你以為我們要強來?!繅糌垞u搖頭!

【犯法的事,我們不會做的】豬仔的語氣堅定。

【唉!唉!老大,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阿狼緩一緩接著道:【昨天阿林送那『落翅仔』回去時,那『落翅仔』自己說的,要我們今天多約幾個人,買些酒菜,大家一起玩!】

【呀!有這種事!】阿國有點不相信!

【阿林就快回來了,這種事,阿林不會騙我們?!控i仔信心十足。

【老大,算你一份,敢不敢!】夢貓用起激將法了。

【那『落翅仔』長得怎樣 】阿國心動了。

【不知道,阿林只叫我們等著 】回話的是阿狼。

【嘿!回來了!】豬仔一語打斷了阿狼話頭。

一輛黃色計程車慢慢靠了過來,停下,車前坐個女孩,看來挺年輕的,阿林拉開車門,下了車,靠在車門旁:【上車,上車!】

【走了!】豬仔一拉阿國,立刻鉆入後座,阿國跟著進入,夢貓、阿狼一起擠進來,阿林進了駕駛座,車門一關,車子立刻開走,一旁其他的司機老大,還沒搞清楚狀況,阿林的車子已經跑得不見影了。

四個大男人擠在後座,夢貓只好發揚革命軍人精神 板凳只坐三分之一;這麼一來,夢貓上半身往前傾,雙手扶著前座椅背,一顆頭顱往前伸,前座女孩在四個男人一擠上車時,轉了一個身,就那麼巧,女孩的嘴唇在轉身的一剎那和夢貓的嘴唇碰了一下。

迅速接觸,立刻分開,夢貓愣了一下,女孩看了看夢貓,抿著嘴,一聲不出,車上幾個可不知道雙方已有了一個短暫的接觸,阿狼還說:【去那兒,阿林?】

一邊開著車,阿林一邊道:【先買兩瓶酒,切點下酒菜,再找家賓館,沒酒小姐可不想玩!】

前座女孩還是半轉著身子,斜著眼看著剛和她雙唇互碰的夢貓,輕輕的道:【喝點酒,比較放得開!】

夢貓看著眼前這女孩,20歲上下,發長齊肩,寬松的T恤,看不出胸部如何,下半身一條時下流行的破牛仔褲,洗得發白,身高因為坐著看不出,體重估計約五十以上,露出T恤的雙臂,豐腴雪白,臉蛋紅嫩,雖不是美艷,卻很清秀;夢貓看著看著,不禁吞了一口唾液。

【我好看嗎?】女孩臉龐離夢貓不足一尺,在夢貓有點發愣中又輕啟蓮口,輕輕一句。

夢貓這才有如夢醒,還沒開口,兩旁幾個齊聲道:【好看!】

女孩笑笑:【都是大男人了,別像沒見過女人樣子!】

夢貓左右看了看,豬仔、阿國、阿狼,全跟自己一個樣,有點呆頭呆腦的,搖搖頭,夢貓道:【奶很好看,真的!】

女孩又笑了,粉嫩的臉蛋,一抹胭紅略過臉頰,女孩依然半轉身:【你們可以叫我阿美,21歲,別耽心,不是未成年少女,不會有事的?!?br/>
四個大男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原本是幾個人和阿林說好一起上那【落翅仔】的,如今看來,四個人反倒成了【午夜牛郎】了,和女孩一碰面,四個大男人全成了呆頭鵝。

【嘿嘿!】阿狼嘿嘿笑了一笑,道:【阿美小姐21歲,沒上課呀!】

【上課,你是說我是不是學生羅!】阿美反問。

【是呀,今天又不是星期天,21歲的女孩現在應該在學校里,怎麼可能大白天的在外頭閑逛!】阿狼實在不想由女孩主動,想取得主動權。

【我是夜校生,白天打工,今天休假,跟你們出來玩玩?!颗⒁恍┮膊辉诤?。

【跟小姐要客氣點,阿狼你干嘛,你以為你是誰,警察呀!】眼前這女孩既年輕又大方,眼看到手的肥肉,豬仔可不想砸鍋,立刻制止阿狼再說。

【對、對,別說廢話,小姐已介紹了自己,咱們也該自己介紹自己?!繅糌埩⒖探舆^話頭。

【諾!這是豬仔、阿國、阿狼,我是夢貓,前面那一個叫阿林,我們全是計程車司機,阿美小姐多指教?!繅糌堃豢跉獍褞讉€人都介紹一遍。

【豬仔、阿國、阿狼、夢貓,怎麼全是外號,怕我記下名字找你們麻煩呀!】女孩吃吃的笑著,又道:【別耽心,玩玩嗎,過後揮揮手,大家各走各,可不能留下地址呀!】

這一下,後座幾個又灰頭土臉了,開車的阿林回過頭適時打了圓場:【到了,就這一家,買點酒菜帶上來?!?br/>
彩虹賓館303室。

這是一個雙人房,房間靠窗的地方是一張雙人床,一進門靠著墻擺著一張小方桌、外加兩張單人沙發,帶上衛浴設備,空間倒是夠大,一下子擠進六個人,一些也不顯擁擠。

女孩阿美一進門就往床上坐,幾個男人七手八腳的把帶進來的酒菜杯盤往小方桌上擺,倒也滿滿的擺滿一桌,六個人、六杯酒,豬仔一一的滿上,拍拍手:【行了,大家一起來,這第一杯酒,就敬我們阿美小姐 】

五個人一字排開,阿美手捧酒杯,看著眼前這幾個,一口就喝下半杯。

帶上來的酒雖不是烈酒,卻也是【紹興】,喝這種酒原本用的是小杯,因為出門在外,沒有小杯,只好用免洗杯,這免洗杯一杯約200cc,豬仔倒了八分滿,一個正常男人一口半杯的也不會太多,阿美這女孩居然一口就半杯,幾個大男人慌忙各乾了半杯。

大大的哈了一口氣,豬仔豎起大姆指:【不簡單,阿美小姐真正不簡單,這可是紹興呢,一次就去掉半杯,就算是男人也不過如此了!】

搖了搖手中剩下的半杯酒,阿美道:【第一,你們不坐下,站著怎麼喝酒,第二,大家一起玩,叫我阿美行了,別老是小姐小姐的,太生疏了,第三,等一下誰先來!】

【等一下誰先來!】 怎麼又讓女孩主動了,阿狼又出主意:【是是,坐下再說,阿林你上過了,讓別人先來,你這邊坐?!空f著拉著阿林往沙發上一坐,阿林忽地蹦出一句話:【上過了,那有 】

動作是整齊的,所有目光都望向阿林,阿美也斜著頭一起望著阿林。

小心的,夢貓道:【你不是說昨天阿美跟你上賓館,開房間 】

【對呀!我可聽得很清楚,你是這麼說的?!控i仔跟著強調!

阿狼一臉茫然,看看阿林又看看女孩阿美,阿國則一句不說,轉身往沙發坐下。

【唉!唉!什麼跟什麼嘛!我是跟阿美上過賓館,可沒說上過阿美了!】阿林一臉無辜的道。

【帶著阿美上賓館開房間,居然沒『做愛做的事』,你有問題呀!】豬仔覺得有點不可思意!

【唉!】阿林嘆口氣,道:【阿美沒話說,年輕、漂亮、皮膚又白,看得起我們,是我們 怎麼說,是福氣吧!昨天我運氣,欣賞了阿美的裸體,身材硬是好,整個過程,阿美也完全配合,只是 只是 唉!這麼說吧!在正常體位時,無法完成性交動作,也就是說阿美陰道生得比較低,陰莖不容易插入,我搞了半天,硬是沒辦法,所以阿美才要我多找幾個人,今天再試一次,這就是今天阿美肯再跟我出來的主要原因,你們可別胡思亂想呀?!?br/>
阿林一句一聲嘆,直說得幾個司機老大雙眼大瞪,幾個人一齊搖頭直說不信,不信。

【那有這事,阿林你可別胡說 】阿狼直搖頭。

夢貓端起酒杯一口喝乾,豬仔轉頭問老大阿國:【老大,可能嗎?】

和夢貓一樣,阿國一口喝光手中半杯酒:【一般人看來,每個女人雙腿打開,都是一樣的,就那麼一個洞,有什麼分別;其實不然,每一個女人秘處完全不同,位置低一些,并不影響性愛進行,直接的方法是後背式,其實男上女下的正常位,并不會因為女孩陰道位置過低而影響進入,阿林大概是操之過急了?!?br/>
阿國一邊說著一邊看著阿美,接著問阿美:【以前有過這種男生進不了陰道的事嗎?】

幾乎所有目光都投向阿美,阿美笑笑,道:【是有這事,否則也不會要林大哥找你們來了,別以為我花花疵呀!】

【哦!我了了!阿美是想多幾次機會,幾個人一起來,反正大家都認識,好過一次一個,免得出問題?!繅糌埧偹愀愣裉爝@桃花運的來由了。

【對了,帥哥,大意就是如此,你若能搞得我舒服,說不定我倒過來追你,你叫夢貓是吧?!堪⒚烙殖猿缘男χ?。

夢貓在這幾個司機老大中,年紀最輕,長得也最斯文,難怪阿美一眼就瞧上了夢貓。

被阿美這一說,夢貓臉頰有點發熱,陰莖也有了些微反應,正想開口,豬仔已說道:【行了,阿美點名了,小貓你先來?!?br/>
【還是老大先吧,老大經驗多,這第一炮若打不響就不好玩了?!繅糌垙臎]碰過這種開放式性愛,一時之間放不下心,推出老大阿國打頭陣。

【就是這樣了,老大先上,夢貓第二,阿狼你第三,豬仔第四,我最後?!堪⒘峙畔铝隧樞?,再問阿美:【可以吧,阿美?】

【你們說好就行?!堪⒚勒酒鹕?,接著道:【來吧!阿國老大,我們先洗澡?!?br/>
阿美話一落,雙手交叉,脫下了那件T恤,解開皮帶,牛仔褲也脫了下來,水藍色的胸罩裹著一雙飽滿的乳房,鼓漲漲的至今有34吧,同樣水藍色的三角褲兩邊寬只一 ,兩腿并隴處布片不及巴掌大,那是一條小小的小三角褲,163左右的身高,白 的皮膚,大腿雪白,小腹平坦,這麼一個半裸美女眼前一站,幾個司機老大幾乎雙鼻噴血。

阿美手一伸,拉著阿國:【把我內衣脫下!】

阿國是這一夥司機里年紀最大的,都快35了,結婚十多年,老婆也30好幾了,像阿美這種【幼齒的】,阿國至少有十年沒碰上了,如今這麼一個年輕、漂亮、渾身白 的女孩僅著內衣站在眼前,還要幫她脫掉內衣,阿國一靠近阿美,一股少女體香直入鼻腔,阿國整個腦袋熱血往上沖,【轟】的一聲,雙手在阿美胸前忙了一陣子,觸手處溫暖細膩飽滿的肌膚,阿國硬是解不開阿美那開前系列的水藍色胸罩。

阿美一邊解開阿國襯衫鈕扣,一邊笑著道:【阿國哥哥,叫你脫內衣,你干嘛一直摸人家奶奶 】

阿國雙手在阿美胸前摸了半天,好不容易解開奶罩,阿美飽滿高挺的乳房驕傲的挺立著,小小一圈粉紅色乳暈上兩顆粉紅色乳頭堅挺著。

看著阿美那粉紅乳尖,被阿美脫下長褲的阿國,一跟陰莖已快頂破內褲。

幾個在一旁排班等候的司機老大,連已見過阿美裸體的阿林,個個瞪大眼睛直瞧阿美那渾圓、高挺、又帶粉紅乳尖的傲人胸部。

【真是漂亮,真是年輕!】豬仔喃喃著。

【看那粉紅色的乳頭,阿林,你到底是那里找來這個女孩這麼夠水準 】阿狼一面說一面拍拍阿林肩頭。

夢貓看著阿美雪白的胸部,一仰頭,一口喝光手上那杯酒,深深吸口氣:【漂亮!】

阿美一個轉身,自己脫下那條小小的水藍色小三角褲,隨手拋給了夢貓,拉著阿國進了浴室,【碰】的關上門。

單手接下了阿美丟過來的三角褲,夢貓在其他人還未說話前,將阿美那水藍色小三角褲一把塞進褲袋里,剛完成這一切動作,夢貓忽然發覺幾對眼光都對著他看。

有點不好意思,夢貓訕訕的道:【帶回家作記念!】

【嗯!你這一帶回家作記念,稍候阿美就沒內褲可穿了!】豬仔扮起長者說道里。

【對呀!人家內衣是一整套的,三角褲你拿走,只剩乳罩了!】阿林說著說著,突然失聲大笑。

阿狼、豬仔跟著一起笑,夢貓看著這哥三個笑成一團,一邊嘴里喃喃說著,一邊從褲袋里拿出那條三角褲往床上一丟:【物歸原主了!】

阿狼猛止住笑聲:【別再笑了,剛剛看阿美裸體,那奶奶那麼漂亮,我老二都硬了 】

【看看你,沒出息的樣子,一點小小脫衣秀就受不了,等一下阿美那白嫩嫩,幼細細的皮膚叫你一摸上,啟不是當場就射出來!】豬仔笑著回了阿狼一下。

【對了,阿林,你說阿美正面很難插入,干嘛不從後面,叫她扒著,不就一下就進了!】夢貓提出了一個關鍵問題。

【唉!】阿林又嘆了一口氣,道:【問題就是阿美不讓人從後面干,她說:那個姿勢是留給她未來老公的。除非你想娶她,還得她肯嫁你,否則只能從正面來,不過,就算插不進,阿美也會用嘴幫你吸出來,昨天就是阿美用嘴幫我吸出來的 】

【你這一說,好像真的插不進的樣子!】阿狼有些鐵口。

【行不行,試過才知!老大正在里面爽,我們在這兒乾等干啥,喝酒、喝酒!】豬仔提議喝酒,四個人一起舉杯

浴室里的情形如何呢?

阿國一被阿美拉進浴室,門一關上,阿美就一轉身緊緊的抱著阿國,年輕女孩肌膚滑嫩、幼細,阿國雙手撫著阿美光滑的背脊,胸前兩團飽滿乳房緊貼著,阿國陰莖已硬挺,抵著阿美小腹,阿美吃吃的笑著:【別急!至少抹些香皂,沖沖水再來!】

阿美抓起蓮蓬頭,先淋濕阿國再將自己淋濕:【你別動,站著,我幫你抹香皂?!?br/>
嬌嫩的玉手拿著香皂將阿國渾身上下抹了一遍,阿美雙手張開,在阿國身上到處抹著,阿國像木頭一樣站著,阿美玉手經處,阿國恍如一股股電流經過,渾身三萬六千根汗毛根根豎起,那種舒坦感,阿國一輩子也沒經歷過;阿國閉著雙眼,正在享受那種嬌嫩玉手輕撫全身的快感,在全身都是香皂泡沫的情形下,阿美整個嬌軀正面貼著阿國,雙手圈抱著阿國脖頸,舌頭舔著阿國喉嚨慢慢往一旁,牙齒輕咬阿國耳垂,胸前雙乳緊貼著阿國胸膛,緩緩地,慢慢地劃著圈圈,兩顆乳尖突出,磨著阿國胸膛,溫暖又帶點涼的小腹壓著阿國硬挺的陰莖,像揉面團一般的揉著,阿美動作輕柔卻又緩慢的揉著、磨著,阿國30多年的日子,連老婆再內,從沒碰過這種仗陣,硬邦邦的陰莖在阿美細嫩、柔軟的小腹揉磨下,傳來一陣一陣的蘇麻,阿國知道,若再讓阿美這麼抱著繼續對陰莖的刺激,爽是很爽,只怕支持不久精液就會一泄而出,心里實在想讓阿美多抱一會,卻不得不停下阿美的動作,十分不舍的雙臂緊緊摟著阿美,喘著氣,道:【停一下··阿美··停一下··再磨下去··我··我受不了了··】

雙手圈抱著阿國脖頸,阿美停下了動作,身子仍然緊貼著阿國,阿美快速的在阿國唇上親了一下:【舒服嘛,阿國哥哥!】

深深吸了一口氣,緩緩呼出,阿國道:【舒服,舒服的上天了,只是,再讓你磨下去,只怕我要忍不住,射在奶肚皮上了!】

阿美一手往下伸,握住了阿國硬得發燙的陰莖:【好硬,還燙燙的耶!】

【先讓我看看奶的小穴!】阿國說著。

一邊幫阿國用蓮蓬頭沖洗身子,阿美一邊道:【阿國哥哥,先沖乾凈了,你要看,妹妹我打開雙腳讓你看,你要摸,妹妹我全身上下隨你怎麼摸,只要你高興,怎樣都行!】

就算是花錢找來的女孩,或連老婆一起算上,也不可能有如此的服務,阿國指指浴缸邊沿,道:【坐在這兒吧?!?br/>
坐在冰冷的浴缸邊沿,幸好是炎熱的七月天,絲絲涼意由屁股傳來,阿美斜靠著墻,一腳高一腳低的分開兩腿;在兩條既白嫩又圓潤的大腿跟部,覆蓋著一片黑色陰毛,毛并不長,也不多,看得出經過修剪,成反三角形往下延伸,毛盡處,一道微微裂開紅嫩嫩還帶點濕潤的裂縫,就那麼毫不遮掩的展現在阿國眼前。

阿美雙眼微閉,小嘴略張,牙齒輕咬著舌尖,雙手掰開大陰唇,小小的洞洞,紅嫩嫩的。

做為一個結婚十多年的男人,那屬於女人密處的洞洞,阿國從老婆那兒已不知見過多少次,每次一見都能引起阿國性欲,可是眼前這個洞洞和老婆那個顯然完全不同。

大腿靠近小穴部份雪白一片,小穴顏色的紅嫩,都不是自己老婆那略為黯紅的洞洞能比的,阿國再也忍不住,雙膝一彎,成跪姿,雙手握著阿美大腿,一頭就埋進阿美腿跟。

鼻頭貼著陰道上方小豆豆,輕輕的揉著,舌頭一伸就往陰道里進,阿美一聲輕哼,雙手抓著阿國頭發,一聲一聲的哼著。

阿國雙手在阿美大腿上撫著,傳回的感覺是滑嫩,柔細,又帶點微微涼意,十分的舒服,嘴巴埋在阿美小穴,舌頭上下左右的舔著,陰道壁那凹凸不平的嫩肉,似乎在一下一下的抖著,絲絲淫水泌泌流出,阿國舌頭極力伸長,在陰道內里繞一圈又縮回在陰道口繞一圈,阿美【喝喝】的直喘,流出的帶絲淫水沾滿阿國鼻子、嘴巴。

阿美【喝喝】的聲中,緊扶著阿國頭發,喘著道:【好舒服··阿國··哥哥··好舒服··好好··】

猛地停了下來,阿國拉著阿美,急急的道:【到床上去,到床上去··】

浴室門一開,兩人赤裸裸的奔出,往床上一躺,阿美在下,阿國趴在阿美身上,阿美右手下伸,扶著阿國硬得發燙的陰莖抵著陰道口,阿國下腰略為往下,用力一挺,陰莖已進入陰道,阿美嬌呼一聲,兩腿高舉,交叉勾著阿國後腰,阿國再一用力,陰莖全根進入,阿美【哦】的一聲,兩手抱著阿國肩膀,阿國頭一埋,尋著阿美櫻唇一口就吻著,兩手一圈,輕握著阿美脖頸,後腰用力一頂,阿美嘴被阿國堵住,【嗯】了一聲,阿國後腰一縮,陰莖帶著阿美陰道嫩肉往後一翻,鮮紅一片,阿國一用力,陰莖又擠進阿美陰道里,一進一出,阿美【嗯嗯哦哦】叫成一片。

這一連串動作,從出浴室到上床,再進行性愛動作,前後只幾秒鐘時間,在一旁喝酒等候的豬仔、夢貓、阿狼、阿林只見兩條赤裸裸人影奔出、上床,居然完全沒有困難的,阿國就將陰莖插入阿美陰道中,完全沒有阿林說的,搞了半天插不進的情形,直看的阿林目瞪口呆,手中一杯酒捧著,久久沒有動作。

夢貓看著這一幕連續動作,不禁拍拍阿林肩膀,道:【阿林怎麼回事,你不是說插入有困難,怎麼老大一些麻煩也沒有!】

豬仔、阿狼一起看著阿林,再回頭看著床上相互交疊的兩條赤裸裸人兒,豬仔道:【老大這一番爽歪了,居然看都不看我們?!?br/>
【嗯!老大插入完全沒問題,你看他那埋頭苦干的樣子!】阿狼一邊搖著頭,一邊道。

阿林甩著頭,一口喝下手中酒:【別問我,等下自己上就知道了!】

四個人不再說話,一齊看著床上阿美緊緊抱著阿國,兩腿在阿國腰上勾得緊緊的,阿國雙手移到阿美豐滿的雙乳上,嘴唇仍堵著阿美櫻唇,屁股一下一下的進出,阿美雙手在阿國後背,五指張開,緊貼著阿國後背,嘴里哼哼直叫。

阿國的動作加快,力量一下重過一下:【快出來了··阿美··可以射進去··嗎··】

阿美被阿國撞得身子直幌,道:【射進去··射進去··沒關系··我喜歡··那溫熱的··感覺··】

一連幾下快又有力的動作後,阿國不再動了,阿美緩緩放下雙腿,阿國趴在阿美身上,臉頰貼著阿美臉頰。

【完事了!】豬仔拍拍夢貓,道:【該你了?!?br/>
床上,阿美噓了一口氣:【去沖個涼再來?!?br/>
夢貓站起身,道:【我自己洗呀!】

阿美拍拍阿國肩膀:【阿國哥哥,換人啦!】

有些不舍的,阿國挺起上半身,雙手仍握著阿美的雙乳,阿美從床頭抓過一疊衛生紙,分為兩半,道:【抽出來,先用紙擦著,到浴室我幫你洗洗?!?br/>
阿國抽出已軟了的陰莖,阿美左手衛生紙往自己小穴一掩,兩腿挾緊,右手衛生紙一把抓著阿國軟了的陰莖,坐起身,一手仍掩著自己的大腿跟處,一手拉著阿國,對站在一旁的夢貓道:【一起來呀!】又進了浴室。

夢貓脫下襯衫、長褲,留下了底褲,看了看阿狼、豬仔、阿林;豬仔舉起拳頭比了比大姆指,阿林點點頭,阿狼舉起酒杯做了一個遙敬的動作,夢貓轉身打開浴室門,正好和走出來的阿國打了一個照面,阿國拍拍夢貓肩膀,夢貓點點頭,進了浴室。

這個浴室不很大,靠邊一座雙人浴缸,正面洗臉臺,一旁是馬桶,其馀空間不足一坪大,夢貓一進來就看到阿美拿著蓮蓬頭蹲著直沖自己雙腿間,由於阿美是正面對著門,所以夢貓就很清楚的看到阿美雙腿之間黑黑的一片。

夢貓是這一夥司機老大里的老 ,年輕輕的,二十六七吧!因為年輕,所以不急著成家,也因為未婚,血氣方剛的,阿美這一幕蹲著沖洗小穴的近鏡頭,夢貓就從未見過;在這麼近的距離看著阿美一手抓著蓮蓬頭,一手在小穴揉著,黑黑一片中鮮紅可見,夢貓腦袋【轟】的一聲,陰莖猛地一跳,本就半硬的陰莖剎那間往上直翹,把一件純白BVD硬撐出高高一點。

阿美原本低頭看著自己小穴,夢貓一進浴室阿美剛一抬頭,櫻桃小嘴差一些些就碰上夢貓那高凸的BVD那一點上,【哼】了一聲阿美道:【你穿著內褲洗澡呀!】

嘴唇往上裂開,表示笑了一下,夢貓趕緊脫了BVD,硬邦邦的陰莖離阿美嘴唇不到三寸,阿美右手蓮蓬頭一揚,一片溫水灑向夢貓陰莖,左手順勢一抓,夢貓那硬硬的陰莖,阿美已一手抓住。

打了一個抖擻,渾身一震,夢貓呼了一口氣;阿美站起身,花灑溫水灑向夢貓,抓著夢貓陰莖的左手前後套了幾下,只這幾下動作,夢貓一顆心已跳到咽喉,阿美道:【別動,我幫你抹香皂?!?br/>
像木乃伊一般,夢貓兩腳跟靠隴并齊,兩膝挺直,兩手臂下垂,阿美一看【吃】的笑了出聲,放開握著夢貓陰莖的左手,拍拍夢貓肩膀道:【干嘛,又不是軍訓出操,不用立正啦!】

【我··我··】夢貓一開口,阿美赤裸的身子就在眼前,胸前豐乳尖挺,小腹一片黑忽忽的,夢貓再也說不下去。

看了看夢貓硬得翹到十點鐘位置的陰莖,阿美手拿香皂抹著夢貓身子,道:【帥哥,你多久沒碰女人了?!?br/>
眼睛隨著阿美赤裸的身子轉,夢貓道:【我有女朋友的,不過沒有奶漂亮!】

阿美的雙手在夢貓身上抹著:【我好看!】

【好看,好看,奶的胸部夠大,皮膚又白,我喜歡?!繅糌堅诎⒚烙袷州p揉中,陰莖充血已達最頂端,再不解決,夢貓有一種即將暴裂的感覺。

阿美快速的沖凈夢貓身上的香皂,大毛巾擦乾水漬,親了一下夢貓:【上床?!?br/>
拉著夢貓,阿美出了浴室,往床上一躺,夢貓趴在阿美身上隨手拉開棉被蓋著自己,雙手一圈阿美脖頸,一口就吻了下去,直到這時,夢貓才真正雙手碰觸到阿美肌膚,阿美雙手上圈,摟著夢貓背脊,深深回吻。

看著蓋在棉被下的夢貓與阿美,豬仔嘆口氣:【到底年紀輕,面子薄,一旁有人就放不開了!】

【我看沒搞頭!】阿狼看著棉被下蠕動不停的兩人。

【夢貓,腰部放低一點!】阿國傳授著竅門。

阿林搖搖頭:【還是老大你行,我搞了半天進不去,你竟然一下就插進去,沒說的?!?br/>
點著煙,吸了一口:【應該沒問題,只要腰部放低一點?!款D了頓,阿國又道:【插進去才知道,阿美陰道實在緊,這女孩,沒有多少經驗,碰上阿美實在是我們幸運,稍停你們記得,腰部放低一點,只要腰部放低,一定插得進,我試過了!】

阿狼點點頭:【我試試!】

豬仔正待開口,床上情況又有變化;只見夢貓挺身坐著,棉被仍然蓋著自己,阿美頭低低的。

【完了!】阿林搖搖頭:【夢貓插不進去,阿美現在用吸的!】

豬仔看著阿狼:【你可別漏氣!】

阿狼抿著嘴,脫下衣服,進了浴室。

阿國吸著煙,一口一口上升的煙霧迷漫著。

阿美終於仰起頭,拿著一把衛生紙掩住嘴巴,吐掉了口中的精液,阿美貼著夢貓,道:【舒服嗎!】

夢貓點點頭:【嗯!】

阿美笑了笑:【阿狼呢?】

【來了!】阿狼光著身子,走出浴室,來到床邊;夢貓一手抓著褲子,和阿狼互擊一下手掌,夢貓下床,阿狼上床。

阿美坐在床上內側,左手橫放胸前,半掩著雙乳,阿狼上前板開阿美左手,道:【該我了!】

阿美就勢往床上一躺:【洗過澡了!】

【當然,還有香皂味呢?!堪⒗钦f著,雙臂一圈已將阿美抱在懷。

阿美卷曲著身子,玉手伸處,兩手姆食二指已捏著阿狼微凸的乳尖。

阿狼猛地一個顫抖,一手往阿美股間伸入,阿美【嗯】了一聲,腳尖收縮兩腿自然夾緊。

阿狼目睹夢貓的慘敗,決心采取主動,一上手就往阿美小穴進攻,在阿美夾緊的雙腿中,手掌正掩著阿美陰戶,中指突出,尋著陰道,猛地一下急入,這一下指入陰道,又引來阿美一聲嬌呼。

中指在阿美陰道一陣急速的進出,阿美夾緊的雙腿已放松,捏著阿狼乳尖的雙手無力下垂,張開的大腿盡處,淫水浸濕阿狼五指。

一連串急速的進攻,阿狼放平了阿美,大腳一跨,騰身而上,右手往下一伸,阿美小穴濕淋淋地,阿狼手一引,帶槍入洞

看著阿狼一連串的動作,阿國不禁搖搖頭:【阿狼做差了!】

【為什麼?】即將上陣的豬仔問著。

【阿美的陰道比較低,讓陰道充滿淫水有助進入,阿狼這第一步對了,可是他攻得太急了,把阿美搞得癱軟無力,現在沒有阿美的引導,阿狼只怕又插不進陰道了!】阿國緩緩的說著。

【老大是說,讓阿美把我們陰莖引至陰道口 】阿林接著問。

看著豬仔,阿國道:【對!阿美會將龜頭抵著陰道口,那時只須腰部稍稍往下一些,就可順利進去?!?br/>
【嗯!我知道了!】豬仔道點點頭。

【老大,有一點不對耶!】穿好了衣服的夢貓頓了頓又道:【阿美也是將我的陰莖引到陰道口,我都能進入,可是每次抽出就又進不去了!】夢貓的語氣有點迷惑。

【怎會這樣!】豬仔問。

【這就是關鍵,記著,阿美的陰道生得低,在阿美引導你進入後,除了腰部要放低,多加兩手抱緊阿美屁股,抱得緊就不會在每次抽出時陰莖又跑出來!】阿國說的是經驗。

【嗯!】豬仔、阿林點點頭。

阿國看著床上滿頭大汗的阿狼,向豬仔和阿林道:【別急,插入後,抱著屁股一下一下慢慢來?!?br/>
阿國話落,床上戰事也收場,阿美又從口里吐出滿嘴精液,阿狼有點不甘愿的下床,搖搖頭:【真是搞她不蠃,該你了,豬仔 】

豬仔站起身,脫了上衣,露出古銅色的皮膚,向著阿美道:【不陪我洗澡!】

阿美手掩雙峰,搖搖頭:【我喝口酒,等你出來?!?br/>
【行!我沖個涼就來,奶等著?!控i仔信心滿滿的進了浴室。

幾個男人一起喝喝酒,難免會有人吹牛,這個說自己如何,那個又說自己怎樣,可是這種情形在今天卻沒發生,豬仔進了浴室,阿美下了床,現場的聲音一下子全靜了下來。

阿美是赤裸著身子下床的,只用左手橫放胸前,稍為 著雙乳,兩腿交叉處一片黑忽忽地,阿林還未上馬不用說了,硬邦邦的陰莖已快頂破褲子,已上過馬的阿國、夢貓、阿狼都覺得心頭一陣火,剛射過精已軟的陰莖似乎又醒了過來。

斜著眼巡了一遍四個大男生,阿美道:【小心眼睛長針眼?!?br/>
嘿嘿一笑,阿國道:【阿美年輕、漂亮、皮膚又白,不看的是白癡?!?br/>
三個大男人齊點頭,阿美索性放下了掩住雙乳的手:【豬仔很快就出來,先來杯酒 】

面前杯立刻就滿,四個男人齊舉杯,阿美一口又是半杯。

阿國掏出【長壽】遞了一根給阿美:【來一根吧!】

搖搖手,阿美道:【我不抽煙?!?br/>
就這會功夫,豬仔已出了浴室,赤著上身,一條BVD還穿著,阿美一見笑了笑,轉身上床躺下。

豬仔甩都不甩一旁四個人,做了一個虎跳狀,再輕輕地上了床。

這滑稽動作,引得阿美一陣輕笑,豬仔手一伸,阿美已在懷,頭一低,吻上了阿美,左腳跨上阿美大腿,半個身子全在阿美身上。

兩手當然不閑著,一手撫著阿美乳房,另一手已到阿美大腿根處,阿美雙手抱著豬仔,一場肉搏戰即將開打。

夢貓看著床上兩條肉蟲,忽然道:【猜猜看豬仔會不會成功!】

【希望豬仔能擺平阿美!】阿狼說著。

【嗯!別又掉下馬!】阿林道。

阿國拿起酒杯,小小喝了一口,悶聲不響的。

夢貓望著阿國,忍不住道:【老大,你看怎樣!】

阿國看著床上兩人,豬仔已趴在阿美身上,點點頭:【看看豬仔的動作,達陣得分!】

夢貓、阿狼、阿林一齊往床上看,只見豬仔雙手抓著阿美胸前豐乳,屁股一聳一聳的,夢貓脫口道:【好家伙,豬仔成了?!?br/>
拍拍阿林肩膀,阿狼道:【看好,別漏氣了!】

阿林點點頭:【一定!】話落站了起來,脫下上衣,沖涼去了。

夢貓看著床上,豬仔趴在阿美身上,阿美兩腿勾著豬仔後腰,喃喃的道:【說什麼現場表演,這不就是現場表演,原來現場表演一些也不好看?!?br/>
【比不過自己上場,是不是!】阿狼道。

【是呀!除了兩條腿,看不見女孩其他地方,有什麼好看的?!繅糌堄钟幸庖娏?。

【上都上過了,摸也摸過了,你還不滿意呀!】阿國說著。

【唉!】夢貓、阿狼齊齊嘆了一口氣。

就這兒,床上戰況已到尾聲,只見豬仔緊抱著阿美,口中喝喝直響,阿美雙腿打直,戰事結束。

好一會,豬仔爬起身,阿美一疊衛生紙掩住自己大腿根,另一疊衛生紙抓著豬仔陰莖,下床往浴室進。

深深呼了一口氣,豬仔面對眾兄弟:【好爽 】

【你行!】夢貓、阿狼齊聲贊。

阿國舉起酒杯:【敬你!豬仔】

豬仔穿起內褲,笑喝喝的一口一大杯:【就剩阿林了,不知阿林如何!】

看著關著的浴室門,阿狼道:【阿林進去半天不出來,阿美又進去了,怎麼一點聲音也沒有 】

【莫不是戰場開在浴室里?】夢貓語氣有點懷疑。

【戰場開在浴室里!這不公平!】阿狼抗議著。

【別抗議,要不是阿林,今天大家都沒機會和阿美這一段情,阿林就算受點特殊待遇,也是阿美的選擇,大家好兄弟,千萬別計較?!堪缡钦f著。

老大說了話,重兄弟都閉了口。

豬仔趁勢穿了衣服,阿狼看著笑嘻嘻的道:【豬仔你不用清洗一下,就把衣服穿了,不怕回去被老婆聞到味道呀?!?br/>
豬仔做勢聞了聞自己,笑得更開心了:【好香呀!】

【不管成功或失敗,大家都和阿美有過一次肉體之親,這事在這里開始,就在這里結束,阿美年輕,我們可不能壞了她的名譽,大家出去別再提阿美這件事!】老大阿國慎重交待著。

【知道了!】重兄弟齊口答應。

【好了,收拾收拾,等阿林出來走人了?!坷洗蟀铝肆?。

良久

浴室門打開,阿林前阿美後,兩人出了浴室,阿美走到床邊,抓起衣服穿上,阿林訕訕的開了口:【我 我們 】

阿國一口切斷阿林的話:【沒關系,沒關系,自己兄弟,別說!】

穿好衣服的阿美坐在床沿,頭低低的。

走過去拍拍阿美肩膀,阿國道:【阿美,我代表兄弟們,謝謝奶!】

阿美站起來:【今天,我有一個愉快的回憶,再見以前,讓我們做一次擁抱?!?br/>
阿美張開雙臂,一一和阿國兄弟吻別

?
百站百勝: 美年大股票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