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首頁?????都市激情?????
警花之殤

我叫朱正光,是一名警察,準確的說是一名光榮的戰斗在第一線的緝毒警察。我帶領的緝毒中隊曾榮獲集體二等功2次三等功4次,抓獲毒販130余人,繳獲毒品2。450公斤,繳獲各式自動步槍,手槍,自制槍械37條子彈480余發手雷16枚。而我個人獲得了個人二等功1次,三等功3次,年僅33歲已經是一級警
  每次查案,我都是第一線打入罪犯內部,和各種狡猾的罪犯做斗智斗勇。毒販的狡猾每次都讓我膽顫心驚,而我最怕的就是毒販逼我吸毒,不過好在我有家傳內功護身,我也因為我的武功才能經常在缺少武器的情況下和毒販周旋,為同伴爭取時間。
  我的家傳內功據說是明朝大內的皇家絕學,可是我卻不相信,不過我的武功真的幫了我很大的忙,我靠著我的武功提著一口氣,把吸入體內的毒品裹住,再找機會排出,不然那幫畜生是不會信任我的。我也面對過被發現后十幾個人拿著刀殺我的情況,若不是我武功了得只怕會被砍成肉醬了。我也靠著我的武功在全省警隊大比武中獲得第一名的驕人成績,讓我得到領導的器重。
  要說最讓我驕傲的就數我的妻子了,我的妻子叫周蕙,省廳的警花,也是我們警戒的警花。那可是萬眾矚目的美人啊,明明可以靠臉吃飯的美人,居然要靠才華吃飯,而且還是當警察,所以當年我們警界都瘋狂了,追求她的人可以組成一個加強連了。而周蕙會看上我也是因為我那次獲得個人二等功的事,當時我可是獨自一人面對著十幾個持槍的毒販,我偽裝買家和毒販在廢舊工廠和毒販交易,不知哪里泄漏了風聲,總之,我暴露了。還好我身手敏捷,在槍林彈雨中躲進了廢舊機器里面,我看著我的手表,發現不對,和我的手機的時間不對,差了兩個小時,我被人出賣了。我知道現在沒有救援,我只能憑借我的身手自救。
  還好我搶到了一把狙擊槍,我化身為了獵人,復雜的環境就是我的掩體。我十分好運的干掉了那十幾名槍手,并抓住了首犯,并且迅速的搗毀了制毒工廠。
  我獨闖龍潭的舉動被警界穿的神乎其神,而周蕙就是被我的英雄事跡而吸引,最后我們如愿走到了一起,并且在第二年有了個可愛的女兒。不過,因為我常年戰斗在緝毒的第一線,我不能經常陪在家人身邊,而我的妻子周蕙也是一名人民警察,所以理解我們身上的責任。
  我的妻子周蕙因為是處在行政崗位,所以我們家全靠她來打理,女兒的出生,我也沒能陪在她身邊,我真的很對不起她。所以每一次我們的相聚,我都會用我能做到的一切來補償她們兩母女。
  周蕙真的很美,而且是我省警界的第一警花,我兩的結合讓太多的人心碎。我們結婚四年來,妻子的時間仿佛被停止了一般,不管怎么看都和我們剛結婚時那么的美,就連女兒的出生都不能讓她的身材走樣。妻子的美是那么帶有英氣,那么的精神,每次上班時平跟鞋的腳步聲都是那么的堅定和沉穩。
  我每次看到妻子穿著絲襪踩著高跟鞋,身著一套英姿颯爽的警服,我就被迷得不行,我常開玩笑:“你如果每天穿成這樣去上班,絕對犯罪率飆升,而且他們一定會告你釣魚執法的?!逼拮幼铋_始不明白的問:“為什么???”我回答:“那是因為你現在的樣子太誘人犯罪了,就算人家不想犯罪的都會被你引誘的犯罪,嘿嘿?!薄坝憛?,不準胡說?!逼拮右皇种獯蛟谖倚乜?,可是軟綿綿的,顯然對于我夸她漂亮很受用。
  可是這一切,隨著兩年前的一件事而改變,我的人生跌入低谷。去年,我再次執行任務回來,我高興的打開家門,等著妻女的迎接,可是家里空蕩蕩的,而且電話也關機。我給我媽打電話過去,問蕙蕙和萌萌在不在她那,“正光啊,萌萌在我這,不過蕙蕙不在,前幾天,聽你們同事說蕙蕙執行秘密任務去了,萌萌還是你們同事送來的,你不知道?”媽的電話讓我奇怪,妻子身為行政人員怎么可能要她出任務,而且妻子的工作關系在省廳,也輪不到我們市局來通知???
  不過我還是把電話打到了我的領導那,“小朱啊,辛苦了,你們這次破獲的案件我打算再給你們請功?!崩罹衷陔娫捓镎f道,“李局,我想問下,我聽我媽說,前幾天,局里給她說,小蕙有秘密任務要執行,這是怎么回事???”我直截了當的把我的問題問出來?!斑@個事啊,呃。。。。。嗯。。。。。這樣吧,你先到局里來,電話里說不清楚?!崩罹趾湓~的話讓我有種不好的預感。
  我焦急的趕到市警局,李局給我倒了杯水,讓我坐下休息,然后把辦公室的門鎖上。我見李局這作態,不由的坐直了身子,我對李局的了解,知道他這樣,一定是有大事。
  “小朱啊,我有件事要告訴你,你一定要挺住,要相信警隊,相信我們?!崩罹值脑捵屛也唤櫰鹈碱^,李局見我堅毅的眼神,嘆了口氣說道:“小朱啊,是這樣的,四天前,我們收到一張光碟,里面的內容是關于周蕙的,然后我派小楊去了萌萌的幼兒園,幼兒園的老師告訴我們,萌萌已經在幼兒園兩天了,說周蕙在兩天前把萌萌送到幼兒園就再也沒出現了,給你給周蕙打電話都打不通,因為老師知道你們兩都是警察,所以沒有及時報警?,F在,我們已經全力在偵查了,你剛回來,先休息下,去看看女兒,安撫下老人,我們一定會幫你找到周蕙的?!崩罹值脑掚m然沒有點明,但是我已經明白,我的妻子被人綁架了。
  我一時間頭暈目眩,眼前一黑,等我再醒來時,眼前是吊著吊瓶的屋頂,我怎么緊醫院了?“朱哥,你醒了啊?!笔切×_和小楊,是今年新考進警隊的我的兩個部下。我坐起來,問道:“怎么了,我怎么在醫院???”小羅趕緊回答:“哦,昨天朱哥你在李局的辦公室暈倒了,都是李局親自開車。。。。。?!毙×_還沒說完便被小楊扯著手示意別說了。昨天,我在李局辦公室。。。。。。。周蕙!周蕙被綁架了!我突然醒悟,“小羅,告訴我,是不是你蕙姐被綁架了?”我沙啞著嗓子問道,“朱哥,我。。。。。?!毙×_為難的看了看小楊,“回答我!”我吼道?!笆?。。。。是的。。。??墒抢罹终f你太辛苦了,要你在醫院好好休養,兄弟們會把嫂子找回來的?!毙×_低著頭回答。
  “蕙蕙,嗚嗚嗚嗚~~~~~”我捂著嘴開始流淚,就算被子彈打中都沒流淚的我,面對妻子被綁架,我流淚了,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我哭了一會兒才想起李局之前所說的收到了一份關于妻子的光碟,我問到:“小羅,是不是之前局里收到一張關于你蕙姐的光碟?那張光碟在哪,我要看看?!?br/>  “光碟,什么光碟,我,我不知道,呵呵,我沒看過光碟?!毙×_的話明顯就是謊話,但是這次怎么問,小羅都不松口。我怒了,好,你們不告訴我,我自己去找。我風風火火的的跑出醫院,小羅小楊攔都攔不住。我大力的推開李局的門說道:“李局,把那張光碟給我看?!崩罹旨t著眼抬起頭看著我,后面趕來的小楊開始拉我?!鞍~~,好了,小楊,你先回去工作,我和你們朱隊長談談?!毙罘砰_我,默默的把門關上?!靶≈?,先坐下吧,我知道,你不看是不會罷休的,不過,你要冷靜?!?br/>  李局把光碟從密碼柜里取出,然后放進電腦機箱,把屏幕轉向我。我看到是兩個個視頻,第一個視頻打開,是一個光頭肥碩,而且一臉兇狠的胸口有個巨大的刀疤的男人,這個人就算化成灰我也認識,他是為數不多的從我手里逃掉的毒販首腦,韓濤??!這個韓濤很不簡單,本來他明面上就是我省有名的企業家,其實他控制著全省最大的販毒通道,就連制毒工廠都有3座,也是我遇到的最狡猾的毒販,當時根據情報顯示,韓濤就在我們實施抓捕的前一晚上,他突然失蹤,逼得我們只好趕緊收網,雖然抓獲好幾條大魚,繳獲大量毒資毒品,連大殺傷威力的軍火也不少??墒沁z憾的是我們沒有抓到首犯,韓濤依然逍遙法外,而且沒想到的是,他居然還敢潛回來綁架我的妻子。
  “朱隊長,好久不見了,你害得我好慘啊,我這么大的家業,說沒就沒了??蓱z我妻兒,還被你親手殺死,我們這仇是解不開了。你知道嗎,你老婆好漂亮,真的好漂亮,就像仙女一樣,我這輩子都還沒玩過這么美的女人,哈哈哈哈,朱隊長,我一想到她是你老婆,我的雞巴就硬的受不了,好了,不和你敘舊了,我要去肏你老婆了,哈哈哈哈?!币曨l里韓濤囂張且淫穢的笑容,讓我的雙手緊緊握住不放。是,韓濤,是我殺了你老婆兒子,可是誰叫你老婆兒子被我們堵住時,他們可是拿著AK47向我們掃射呢,如果不拘捕也不會這樣。
  “小朱,另外一個就不用看了吧?!崩罹殖林氐恼f道,我通紅的眼珠緊緊的盯著屏幕,堅定的說道:“看,我一定要看,我會把這混蛋碎尸萬段的?!薄鞍~~~~”李局嘆口氣點開第二個視頻,視頻開始很晃動,基本看不清東西,慢慢的畫面開始穩定,畫面里光線很暗,音箱里傳出一陣粗鄙的打鬧聲,然后畫面里光線開始滿滿亮了起來,畫面里出現了幾個光著上身的男人,他們都圍著一個用木箱搭成的桌子,上面全是一些煙酒和吃食,還有兩把77式手槍。那些男人用一種聽不懂的語言打鬧,一瓶瓶啤酒被他們喝光。畫面開始移動,雜亂堆放的貨物之間只留下曲折的小通道。
  鏡頭不快不慢平穩的移動,拐過一個拐角,昏暗的燈光照射下,不寬的空地上放著一張床墊,而床墊上兩個抱在一起的肉體正在翻滾,男的一個是寬大的肉體上面的肥肉正不停的抖動,胸口上的大傷疤讓我認出那就是韓濤,而被他壓在身下的白嫩肉體,凹凸有致,一頭烏黑秀麗的長發批下把那個女人都容貌遮住了,韓濤捧著那個女人渾圓挺翹的屁股奮力的抽動,那根丑惡的黑肉棒在那女人的體內時隱時現,猛烈的撞擊帶出飛濺的淫液,那女人被韓濤肏的搖頭晃腦的叫喊著,一頭秀發拋撒揮舞著,那女人看起來已經沒什么力氣來承受壓在她身上的韓濤,她的手腳慢慢的彎曲,趴在床墊上。
  韓濤不滿的一巴掌扇在那個女人挺翹的屁股上,“賤貨,給老子把屁股翹起來,自己扭,老子累了,不然老子不肏你了?!彼陌啄鄣耐稳馍细‖F出一個肥大的巴掌印。韓濤的話似乎起了作用,那女人雖然還趴在床墊上,但是屁股已經高高翹起,頂在韓濤的胯部扭動起來。
  韓濤,跪在床墊上,抓起打火機點了根煙,暇意的一手撫摸著那個性感的屁股,一邊夾著香煙抽起來,只見那個女人的屁股越扭越用力,就像是裝了個馬達似的,韓濤暴虐的把那女人的性感翹臀拍的“啪啪”作響。韓濤扔掉煙頭,整個人興奮的抱著那女人的屁股,大力的聳動起來,把那女人插得尖叫不止。只聽那女的突然大叫:“死了,我死了啊~~~~?。。?!”然后整個裸背都變成了粉紅色,韓濤也突出著眼珠,大力的粗喘,死死的抱著那女人的屁股,他的陰囊一抽一抽的。
  兩個人雙雙癱倒在床墊上,韓濤抱著那女人不時輕輕抽動的小腹撫摸著,一只手大力的握住那女人碩大的乳房。那女人也按著韓濤那只在她小腹上撫摸的手,靜靜的隨他撫摸自己。韓濤突然一把抓起那個女人批撒的長發,在她耳邊說道:“賤貨,你老公殺了我的妻兒,現在,我要他賠我,你就給我生兒子吧。嘿嘿嘿嘿嘿?。?!”只見隨著韓濤抓起長發,那個女人露出面容,周蕙??!,居然是我的妻子周蕙,憤怒的我把桌子當成韓濤一拳砸了個洞。
  然而更讓我火大的是,韓濤還和我的妻子接吻,我看到畫面里,妻子癱軟在韓濤懷里,被他提著頭發,然后韓濤捏開妻子的嘴,淫笑著把他的烏紅的丑舌伸進妻子的嘴里,只見妻子的臉頰上不停的浮現凸起狀,就知道韓濤對妻子舌頭的糾纏是多么激烈。韓濤的腰一退,他那根猙獰的肉棒就從妻子的體內退出來了,看到韓濤那根射精后依然硬挺無比的肉棒上濕淋淋的,那全是我妻子的淫液。韓濤抓著妻子的小手放在自己濕淋淋的肉棒上,握住妻子的手慢慢的擼動起來,他的眼神帶著一個征服者的挑釁看著我,接著視屏就完結了。
  “小朱,你沒事吧?”李局看著桌子上被砸爛的洞無奈的苦笑問道,“我,我沒事?!蔽乙а狼旋X的回答,可是我臉上被怒火漲的通紅的臉就說明我已經怒火中燒了,我什么也不管的沖出李局的辦公室,李局再次苦笑的搖搖頭,突然抬起頭喊道,“快,快跟上朱隊長?!崩罹智宄业?,看到我行動便知道我一定從視頻里發現了什么。我的確從視頻里發現了線索,我看到了韓濤點煙時用的一次性打火機,那是一家罐頭廠做的廣告用打火機,再根據視頻里看似倉庫的環境,以及那些男人桌子上擺放的幾個罐頭,我的直覺告訴我,就是那里--美林罐頭廠。
  我自己開著車趕到了美林罐頭廠,這個地處郊區的罐頭廠整個廠區不是很大,現在是白天,可是從外面看去靜悄悄的,我敏捷的翻上墻頭,我細細的觀察了下,廠房內很安靜,沒有一個人,我扔了個石頭到彩鋼棚頂發出巨大的聲響,可是好一會兒都沒有動靜,我拔出我的配槍,檢查了子彈,然后跳下圍墻,我走在靜悄悄的廠區里,突然覺得滲的慌,我機警的向倉庫靠近,慢慢的推開倉庫虛掩的門,我慢慢的觀察著環境,一邊對比看到的視頻中的畫面,我轉過一個拐角,一個用木箱搭成的桌子,桌子上還灑滿了食物的殘渣,還有滿地的酒瓶。這應該就是視頻里開始那些男人喝酒的地方,我根據視頻的路線走著,轉過一個拐角,一個小空地上擺著一張臟兮兮的床墊,這就是韓濤強奸我妻子的地方,看到這我就止不住火,看到床墊上遺留下的干涸的男女分泌物的痕跡,以及還沒完全消散的那股腥臊味,我就深深的后悔沒有先殺了韓濤。我拉起床墊上污穢的床單,里面包裹的是一套黑色的女式警服和警裙,這是妻子的制服,上面還有妻子的警號,還有被從中剪斷的紅色蕾絲胸罩,以及紅色的被剪成布片的蕾絲內褲,我看到這就能想象到妻子當時是多么的無助。
  我顫抖著手抓起妻子的制服,突然一個U盤掉了出來,我撿起U盤,然后就聽到老馮帶著大隊的人馬沖了進來。后來李局也趕到了,李局問怎么樣,老馮搖搖頭說,都跑掉了,現在沒線索。我把李局拉到一邊,“小朱,不要這樣,我們一定會幫你把周蕙救回來的,要對我們有信心?!崩罹质紫日f道,我不想和他扯大道理說道:“我問你,那個視頻,有多少人看過?”李局看著我呆了呆,老臉一紅,有些支吾的回答:“這個。。。。。這么大的事,我們幾個局領導肯定要研究商議的,還有那些刑偵辦案人員,他們要破案必須要找線索,所以,所以這個。。。。。?!薄昂昧瞬挥谜f了,我知道了?!蔽掖驍嗬罹值脑?,“小朱啊,放心,我們是警察,這是為了辦案的需要,我們是不會。。。。?!崩罹诌€想再說什么,可是我轉身就走?!靶≈彀?,你這段時間就好好的休假一段時間,好好安撫下家里人,一有消息我會通知你的?!崩罹窒蛭掖舐暤恼f道,我也沒理他,自顧自的走了。
  我回到家,拿出我在現場撿到的U盤,里面又有兩個視頻,第一個點開,一出來就看到我的妻子穿著警服被他們吊在倉庫里的畫面。畫面里,妻子被吊的高高的,雙腳都不能著地。妻子正大張著嘴向韓濤咆哮著什么,可惜視頻沒有聲音。然后就看到韓濤一巴掌扇在妻子臉上,然后韓濤向那些男人一揮手,就看到畫面里幾個男人開始向妻子包圍過去,妻子見那些人包圍過來,激烈的掙扎起來,無奈雙手被綁著吊起,妻子只能揮舞著大長腿向周圍踢去,一時間竟讓那些男人近不了身。
  韓濤看樣子是火了,他眼疾手快,一把抓住妻子亂踢的腳踝,那些男人都開始笑起來,不過妻子這樣子還真的很狼狽,雙手被吊著的她,現在被韓濤抓著一只腳高高的抬起,套裙因為之前的亂踢已經卷起到腰部了,她整個下半身只有一條連褲絲襪遮身。韓濤說了些什么,然后脫下他抓著的妻子的那只腳上的女式根鞋,妻子的一整條絲襪美腿被他握在手里隨意的觀賞起來。
  我看到視頻里,妻子滿臉羞紅的低著頭,她的一條腿被韓濤扛著,另一條腿無力的垂下,韓濤扛著妻子的腿,手輕輕的隔著絲襪和內褲撫摸她飽滿的陰部。妻子飽滿的陰部隨著韓濤輕輕的觸碰而微微下陷,隨著他的手指一開又恢復飽滿,韓濤的手指隨著連褲絲襪襠部的縫合線來回撫弄,妻子不堪受辱的低著頭。
  韓濤極有耐心的,扛著妻子的腿,在她腿間撫弄,不知何時,韓濤手指不停劃過地方開始出現一小塊的印子,妻子被韓濤扛著的腳的腳趾,隨著韓濤的動作一會兒翹起,一會兒又緊緊的抓緊。韓濤伸舌在指尖上舔了下,然后對那些男人笑著說了什么,妻子的頭埋得更低了。
  韓濤把妻子那條被他扛著的腿用繩子把大腿和小腿緊緊綁到一起,讓妻子的腿無法放下也無法閉攏。韓濤一邊輕輕的撫摸妻子飽滿的陰部,一邊對妻子說著什么,妻子搖了搖頭,只見韓濤雙手抓住妻子的連褲絲襪的襠部一扯,妻子絲襪的襠部被他扯了個大洞,讓妻子紅色的蕾絲內褲露了出來,韓濤低頭在妻子的襠部問了問,然后繼續撫摸起妻子的內褲襠部。
  只見妻子內褲的襠部布料上,那坨印子不斷的擴大,韓濤的手指在上面滑動的速度也開始加快,視頻里妻子開始輕輕的搖晃著頭,小嘴也微微張開。韓濤真的有耐心,整整30分鐘,他都只在妻子的內褲襠部撫弄,他手指下那灘印子已經擴散到妻子內褲的整個襠部了,韓濤的手指在上面滑動時,能在上面牽扯出屢屢晶瑩的絲線,妻子已經抬起來頭,張著嘴喘氣。
  韓濤一伸手,旁邊就有人遞過來一把剪刀,韓濤獰笑著把剪刀在妻子眼前晃了幾下,妻子驚恐的搖著頭說著什么,那口型像是不要。韓濤先是把妻子胯下的絲襪破洞剪的更大,幾乎成了兩半,然后一點點的剪著妻子的紅色蕾絲內褲,紅色的細碎的布塊掉落滿地,我的妻子的內褲現在緊緊只有三條細細的布條還連著完整的濕潤的襠部布料,韓濤在妻子耳邊悄悄的說了什么,只見他“刷刷”兩剪刀把妻子最后的一點連接的布條剪短,我妻子襠部的布料搖搖欲醉,韓濤捏著妻子襠部的布料慢慢的撕下來。
  視頻里,妻子被吊起,一條腿被繩子綁著大腿和小腿被迫抬起分開,妻子的披散著頭發低著頭輕輕的抽泣著,韓濤則拿著那片暗紅的濕答答的布片輕輕的聞著。妻子被剪得破破爛爛的連褲絲襪里,毫無遮掩的暴露在眾人眼前,她那飽滿吐出的如饅頭一般的肉呼呼的陰部上,一道肉縫張開些許,里面那些許粉嫩的肉芽得以讓人窺探。韓濤抓著妻子的頭發強迫她抬起頭,然后伸出烏紅的舌頭把妻子臉頰上的眼淚都舔干凈,讓妻子滿臉都是他腥臭的口水。
  韓濤在妻子耳邊說了什么,妻子閉著眼搖頭。韓濤微微皺了皺眉頭,對一個滿臉壞笑的瘦小男人說話,那個瘦小的男人,離開了一會兒就提著一袋東西進入畫面,韓濤在袋子里翻了幾下,拿出一根小腿般粗的機器,韓濤把那機器的電源插上后,只見他把那機器圓潤的那頭對準妻子的陰部抵上去,只見妻子突然雙手握拳,手臂彎曲,想要把自己的身體提上去,而那條本來無力垂下的腿也開始,翹起來胡亂的蹬踢起來,妻子昂起頭嘴巴大張似乎在喊叫什么,而周圍的男人都在大笑。
  等韓濤把那機器從妻子的陰部拿開后,妻子終于停止了擺動,妻子無力的被垂吊在那,頭無力的耷拉著,嘴角有些晶瑩。韓濤把妻子轉過來,面相著鏡頭,畫面里,妻子垂頭滴淚,淋漓的香汗已經浸透了白色的襯衣,使得胸口大片的肉色透過襯衣呈現出來。韓濤向鏡頭勾了勾手,示意拍攝的人過去,只見畫面里不斷的向韓濤靠近,韓濤手一指,鏡頭順著韓濤指的方向移動,只見一個肉呼呼的如饅頭一般吐出的女人的陰部出現在畫面里,韓濤居然叫人拍妻子陰部的特寫,可惡。
  視頻里妻子的陰部特寫是那么的清晰,之前妻子原本已經些許張開的陰唇,現在居然完全張開了,妻子的陰唇整個往外翻,把粉嫩的陰道內的嫩肉袒露出來,雙腿間的孔道清晰可見,而且還不斷的向外滴著淫液,韓濤可惡的拿著強光手電筒,用手指把妻子的陰道強行分開,讓攝像機對著妻子的陰道攝像,在強光手電筒的照射下,妻子的腔道內的構造清晰可見,那如嬰兒小嘴的子宮口清晰的被看到。
  鏡頭再次遠離妻子,回到了原來的位子,韓濤叫人把妻子另一條腿也大腿和小腿綁在一起,讓妻子羞恥的對他們這群人袒露雙腿間的神秘。韓濤拿起剪刀,把妻子的警服外套的紐扣,一顆一顆的剪掉,然后再一顆一顆的剪掉妻子襯衣的紐扣,他把妻子的制服拉的大大敞開,現在妻子僅僅只穿著紅色蕾絲胸罩的身體向那些男人展示。韓濤把剪刀放到妻子的胸罩的連接點,對妻子說著話,妻子搖著頭說著什么,韓濤慢慢的把剪刀合攏,把妻子的胸罩剪斷,妻子那對豐碩的乳房一下就彈了出來,把兩個保護她的罩杯給彈開。
  韓濤看到妻子的胸部開始眼睛發亮,伸手抓住妻子的一只乳房,雪白的乳肉從他的指縫間漏出來,韓濤的大手竟然不能一掌掌握整個乳球,韓濤興奮的抓著妻子的乳球在手里掂了掂分量,看來很滿意。韓濤握住妻子的乳房,伸出舌頭把妻子乳房頂端的淡褐色的乳暈舔了一圈,然后再用舌尖輕點妻子的乳頭,妻子的乳頭隨著韓濤舌頭的輕點,每點一下便會挺起來些許,妻子的乳頭在韓濤的舌頭下越挺越高,顏色也越來越紅,等到韓濤把妻子的乳頭含進嘴里時,妻子的乳頭已經紅艷艷的翹起來了。
  韓濤一手抓著妻子的乳房吸允,一只手已經悄悄的再次拿起那個機器,并悄悄的再次抵在妻子的陰部,妻子的身體再次亢奮的扭動起來。當韓濤把那機器拿開時,妻子的雙腿間,完全張開的陰唇正不住的顫抖,粉嫩的陰道嫩肉正一張一合的噴吐著淫液。
  韓濤脫掉自己的褲子,捧著妻子的乳房,把舌頭伸進妻子流著唾液的嘴里,只見韓濤把他的肉棒輕輕的抵在妻子不住張合的陰道上,讓妻子的淫液都噴在他的肉棒上。韓濤雙手扶住妻子的腰,他輕輕一挺,間看到他的肉棒順利的滑進妻子的身體里。我看到韓濤插進我妻子的體內后扭過頭對著鏡頭詭異的笑著,接著視頻就完了。
  我趕緊點開下一個視頻,視屏里出現的是韓濤抱著我那癱軟的妻子,他的雙手正隨意的捏弄著妻子的乳房,妻子的下體正滴著渾濁乳白的精液,韓濤笑著對著鏡頭說道:“朱隊長,我玩了你老婆,真的好爽,我決定要你老婆給我生兒子,從此你不要再來找我們了,我們也不會在你面前出現。對了,6號我會用你妻子的手機給你發一條短信,你去看看吧?!?br/>  我看了看日期,今天是4號,還有兩天。
  今天是6號,這兩天我把自己關在家里,不停的抽煙喝酒,然后就是看那兩個視頻,我想從那兩個視頻里找出有用的線索。我整個人都顯得特別的頹廢,紅腫的眼睛,滿是煙味的嘴,還有麻木的表情。
  “?!蔽业氖謾C突然響起短信提示音,我趕緊抓起手機,看到短信標識的是“老婆”時,我眼角已經濕了,我顫抖著手點開短信,里面是一個網址,還有一句話:老公,對不起,請不要來找我了。
  我把網址輸入電腦,是個網盤,我把網盤里的東西都下載了,又是一個視頻。我不相信短信里的那句話是我妻子周蕙發的,我顫抖的點開那個視頻。我看到那是一個豪華的船艙,韓濤正全裸的坐在沙發上對著鏡頭,兩分鐘后,鏡頭里突然出現了一支奇高的細根高跟鞋,然后是一條穿著透明黑色絲襪的線條柔美的小腿,隨著小腿的邁動,漸漸的一雙穿著幾乎要墊著腳尖的高跟鞋的黑絲大長腿出現在畫面里,跟著就是穿著一條窄緊黑亮的被皮褲繃的渾圓挺翹著漏出半個屁股蛋的美臀出現在畫面里,接著是裸露的卻纖細有力沒有一絲贅肉的細腰,然后是穿著極小的和警服襯衣一樣的藍色背心馬甲,那個小馬甲把那個女人的胸部包裹的堅挺高聳,披散著烏黑的長發,帶著一頂警帽的女人的背影進入畫面。
  韓濤淫笑著對那個女人說道:“給我過來,淫婦,讓主人好好的玩玩你?!蹦莻€女人踩著高得離譜的高跟鞋做到了韓濤旁邊,是我的妻子周蕙,雖然我早該直到,但是我還是不敢相信,畫面里的周蕙沒有任何的被約束行動,她難道是自愿的?不,不是,雖然畫面里妻子的很聽話的坐到韓濤身邊,可是妻子臉上卻沒有笑容,反而有種憂傷感。
  韓濤把手放到妻子的大腿上,隨意的撫摸起來,妻子放在兩邊的雙手緊緊的握拳,可是卻沒有去阻止韓濤的行為,畫面里,韓濤一邊盯著前面一邊用手揉搓妻子的大腿內側,看樣子他正在看電視之類的,而妻子羞紅了臉撇過頭不想面對韓濤。
  韓濤在時間過了21分32秒時突然說道:“怎么了,我的淫婦,光是摸大腿就忍不住了?”韓濤說著把放在妻子大腿內側的手拿起來,讓妻子看,船艙內的燈光讓韓濤的手上反射出亮晶晶的光澤,我明白那是妻子的淫液。
  “來,張開腿,讓主人看看你是多想要?!表n濤拍拍妻子的大腿,妻子猶豫了下便緩緩的張開那雙誘人的黑絲美腿,在燈光的照耀下,妻子屁股下的皮沙發上全是亮晶晶的,而腿上的絲襪也滿是水跡,而妻子完全把腿張開后,只見她穿的那條窄小的黑皮褲居然這么窄,妻子襠部的黑亮的皮料居然不能完全遮住她肉呼呼的像饅頭的陰部,而且皮褲中間的縫合線緊緊的陷入到她的肉縫里,反而像是妻子的陰唇夾著皮褲的襠部一般,而且仔細看,還有一絲粉紅的肉色從皮褲邊緣漏出來。我不敢相信,妻子的皮褲里全是淫液,隨著妻子張開大腿的動作,皮褲的襠部陷得更深,又一絲淫液從縫隙滲出來。
  “來,淫婦,主人給你撓撓癢?!表n濤說著拿起旁邊的一個遙控對準妻子的皮褲,只聽“嘀”的一聲,妻子的皮褲上的電子鎖就彈開了。韓濤淫笑著把手伸進妻子的皮褲里,窄緊的皮褲把韓濤的手完全的凸顯出來,韓濤的手摸索著向妻子下身摸去,韓濤輕易的就摸到了妻子的襠部,只聽妻子“唔啊~~~~~啊哈~~~~”的呻吟著把手遮住自己的下體。韓濤扯開妻子的手,把她的手按在沙發靠背上,只見韓濤把手指一點一點的塞進妻子的體內,妻子不由自主的挺起腰,她被情趣警服包裹的渾圓飽脹的胸部更是鼓脹豐滿。
  韓濤一只手解開了妻子襯衣胸前的兩個口袋紐扣,他居然把兩個口袋掀起來了,而兩個口袋的位置,上挺立著一對乳頭。韓濤翻身坐到妻子的腿上,緊緊的抓捏妻子的胸部,并把妻子的一只乳頭含在嘴里吸允舔弄。妻子大張開腿任由這個逃犯扣挖她的陰道,還挺著胸讓這個罪犯玩,這實在讓我心酸。
  韓濤把妻子的黑皮褲扒了下來,妻子乖乖的擺出M型腿,更是雙手抱住自己的大腿,讓韓濤任意欣賞她的陰部。我瞳孔一縮,不敢相信,妻子原本烏黑油亮的陰毛哪去了,現在妻子的陰部就像是幼女的陰部一樣光潔無毛。韓濤慢慢的把他的肉棒插進妻子的陰道,妻子開始激烈的隨著韓濤插入嬌喘起來,兩人緊密結合在一起后,韓濤俯身和妻子接吻,妻子的雙腿也盤在了韓濤身上,韓濤手上一使勁,便把妻子抱起來了,韓濤把妻子抱上床,然后拍拍妻子的屁股,只見妻子乖乖的趴在床上,把自己的屁股翹得高高的,韓濤捧著妻子的屁股,對準妻子的孔洞,一下猛烈的插入,妻子“咿呀~~~?。?!”猛的尖叫起來,韓濤像打樁機一般把妻子壓在身下,猛烈的抽動,妻子把自己的屁股撅的高高的扭動著迎合著韓濤的插入。
  韓濤抱著妻子的屁股,一顫一顫的抖動著身子,妻子也肚子一抽一抽的吸允著韓濤的肉棒,兩人靜靜的躺在床上,妻子側躺在韓濤的懷里,把韓濤的手放在自己依然不時抽動的小腹上慢慢的撫摸著。我看到妻子扭過頭去和韓濤親吻,這是我們兩在床上的親密動作啊,為什么,為什么你要和那個壞蛋一起做啊。
  妻子和韓濤親吻了好一會兒,才分開,韓濤抽出他那根還沒變軟的肉棒耀武揚威的在妻子面前抖動著,妻子看了看韓濤,撩起眼前的發絲,跪到韓濤的雙腿間,張口含住韓濤的肉棒,妻子完全不顧上面還有兩人的分泌,一點一點的把韓濤的肉棒吞到口里,望著韓濤開始上下吸允起來。韓濤把雙腿放到妻子的肩膀上,暇意的抽起事后煙來。
  我看到妻子賢惠的為韓濤披上睡衣,然后自己穿上一件情趣睡衣,被韓濤硬拉進浴室。嘩啦啦的水聲里,不一會兒就響起了啪啪啪的肉打肉的聲音,還有妻子嬌媚的呻吟聲。韓濤抱著較弱無力的妻子走出浴室時,妻子的屁股溝里一滴一滴的滴下白濁的精液,韓濤把妻子放到床上時,視頻就到這完畢了。
  妻子到底怎么了,為什么要配合韓濤的奸淫,而且還為他口交了,妻子可是一直反感口交的啊,為什么?。?!我實在不明白,為什么?。?!我一拳把桌子上的顯示器打飛,我抓起一瓶酒灌起來。
  兩天后,小楊不停的敲我家的門,我實在被那急促的敲門聲搞得很煩躁,拖著疲憊的身子就去開門。門口的小楊完全不敢相信眼前頹廢墮落的酒鬼就是一星期前意氣風發的緝毒英雄?!爸旄?,我們得到消息,6天前韓濤和他的同伙就偷渡出海了,恐怕蕙姐也。。。。。不過,朱哥,我們是不會放棄的,我們一眾兄弟都發誓會把蕙姐找回來的,也,也請你別這樣糟蹋自己了,現在最需要你的是萌萌啊?!毙顚ξ艺f著說著就開始流淚了,“萌萌”對我還有女兒要照顧,我本來想要尋死的心突然抽動了下,現在女兒已經成我活下去的支柱,女兒成了我的一切。
  我叫周蕙,是我省禁毒英雄朱正光的妻子,就在一個星期前,我本來把女兒送到了幼兒園,突然想起還有昨晚做的資料U盤還插在家里的電腦上,那是今天開會要用的,沒辦法,我只好又堵回家拿資料。我拿到U盤后正準備開門出去,就聽到一陣輕輕的敲門聲,我很奇怪,這個時候真是上班的高峰期,怎么會有這么早來敲門的,但是我還是開了門。
  “你好,請問這是朱正光的家嗎?”一個胖子和善的笑著問道,“是,你有事找正光嗎?”我見是找老公的,不由得停下了準備關門上班的動作?!芭?,對,我是朱正光的朋友,找他有些事?!蹦莻€胖子說著向屋里看了看,“哦,你好,不好意思,正光這段時間不在家,出差了,你有什么事,如果不重要你可以給我說,我幫你轉達,哦,我忘了介紹自己,我叫周蕙,是正光的愛人?!蔽抑勒庠趫绦腥蝿?,而這個人的口氣讓我感動像是老公熟悉的人,所以我讓他到我家里去說。
  “嫂子你好,我叫韓濤,和正光認識了好些年了?!蹦莻€胖子走到客廳,打量了一番說道?!绊n濤”這個名字很耳熟,再看到他轉過來時不經意見流露出的那一絲狠辣,是他,我想起來了,他是在逃的一級通緝犯,而且老公也說過,沒抓到他很遺憾。我看到韓濤還在看我家的布置,我決定從后面偷襲,一舉拿下他。
  我悄悄的走到他身后,一手刀向他的脖子劈去,想要讓他腦子一麻痹,然后我就用擒拿手把他擒住??墒蔷驮谖业氖挚煲龅剿麜r,他突然往前走了兩步,我的一擊落空了,我再看向韓濤時,他已經轉過來面對面的看著我了,我一驚,向后躍了一步拉開距離,韓濤奇怪的看著我:“哦?不知道朱夫人是怎么發現我的?”
  “哼哼,我也是警察,難道不知道你的通緝令嗎,你的通緝令還是我拿去審批的?!蔽亦托Φ??!芭?,難怪,明白了,是我傻了?!表n濤自嘲的笑起來,突然他一步躍出,一拳向我打來,我趕緊用手臂擋住,卻不想那是他的虛招,我被韓濤一腳踢在肚子上。我痛苦的捂住肚子,望著韓濤。韓濤再次向我打來,我在他手下苦苦支撐著,毫無還手的能力,我現在才知道,我在警隊練得那些和韓濤比起來真是花拳繡腿了,我在支撐了十多招后便被韓濤打暈過去。
  等我被水噴醒時,我已經被韓濤還有幾個男人掉在一個很像倉庫的昏暗的屋子里了。我看到韓濤對那些男人隨意發號施令,看起來韓濤是他們的首領,不過他們說的話我都聽不懂。我看到那些人被韓濤吼罵也沒有露出什么不高興的神色我就知道這些人都是韓濤忠實的手下,我以前經常聽老公說那些毒販多危險,可是我看到那些人不時的手里提著的AK47時,我就覺得可怕,我在想,如果韓濤當時拿出手槍,我的襲擊就真的是作死了。
  我看到那些人把一臺DV攝像機架在墻角,然后韓濤和那些男人都圍了過來,韓濤說我老公殺了他妻兒,今天他要我來補償他。我義正言辭的對他說起政策來,告訴他襲警罪要面臨的懲罰,韓濤聽得很不耐煩的說到:“去,你們都去,把這娘們扒了?!?br/>  我聽不懂韓濤說了什么,但是我看到周圍那些男人都開始像我伸手抓來,我就知道肯定不是好事。我現在唯一自由的就是無處借力的雙腳,我奮力的抬起腳向那些意圖靠近我的男人蹬去,一時間,那些男人都無法靠近我。就在我高興我的招數見效時,看也沒看就向一個靠近過來的身影蹬去,卻不想到,我的腳被那身影一手抓牢,我這才看清楚那人是韓濤。我的腳被韓濤緊緊握住抬起,讓我不能緊閉我的隱秘處,我就那樣被被韓濤抓著腳無奈的被他欣賞到我只有老公看過的隱秘處。
  韓濤把我的腳扛在肩上,他伸出手指在我的陰部撫摸起來,我在這樣的情況下被罪犯這樣侮辱,我好羞恥啊。韓濤突然把我的連褲絲襪扯破,讓我的內褲露出來,這樣的羞辱讓我悲憤欲絕,但是我不能表露出我的軟弱,這樣只會讓那些罪犯高興。
  韓濤這個人真的很有耐心,光是摸我的陰部都摸了不知多久,“嗯~~~”好難受啊,我覺得我的陰部被韓濤摸得好難受,我的手已經被吊的快沒知覺了,我現在渾身都沒力氣了,韓濤現在依然還在摸我的陰部,我的胯下現在又熱又漲,酥麻的難受。
  “周警官,朱太太,你看,我要把你的紅內褲一點一點的剪爛了哦?!表n濤在我眼前揮舞著剪刀,我狠狠的罵道:“禽獸,壞蛋?!表n濤也不理會我的辱罵,一點一點的把我的內褲剪爛。
  “哈哈哈,快看,這個賤貨已經被我摸得小屄都張開了,哈哈哈?!表n濤的話讓我羞憤,我不愿在理他。我看到韓濤拿著一個小腿粗的一個機器,他把開關一打開我就聽到大聲的“嗡嗡嗡”的震動聲傳到我耳朵里。
  韓濤把我的大腿和小腿疊在一起綁住,讓我無論如何都無法放下抬起的腿,也無法閉上雙腿。韓濤拿著那個可怕的機器按在我的陰部,突然一股能把我的心都震碎的震動刺激傳遍我的身體,“咿呀啊啊啊啊啊?。。?!”我無法控制的尖叫起來,我的身子猛烈的扭動起來,我的腦袋里一片空白。
  韓濤終于把那機器拿開,我腦袋被震的暈乎乎的,我感到韓濤的手指插進我的體內,不知道他在干什么,但是我現在已經沒有精神再去管他。就在我終于按耐住體內的那股悸動時,韓濤告訴我,他要把我的胸罩剪開,我求他不要,可是韓濤卻不為我的哀求所動,我的胸部被韓濤使勁抓握著,我的乳頭被這壞蛋舔的又漲又硬,就在我準備再次辱罵他時,他又悄悄的把那個機器抵在我的陰部,那震得我癲狂的刺激再次出現。
  我昏忽忽的感到有東西伸進我的嘴里,我無力的用舌頭要把入侵者抵出去。就在我努力的抵抗嘴里的異物時,我感到我的陰道上有個火熱的東西頂在那,不等我有反應,它就插進去了,好粗,這是我對它的第一印象,接著就是好長,我的身體深處,就連老公都沒能碰觸到的地方都被它頂開了,那根火熱的東西開始在我體內抽動起來,好舒服,這是我唯一的感覺。
  我已經被他們綁架到這個罐頭倉庫2天了,那個破壞了我的貞潔的毒梟韓濤走到我面前,“去,給這位美女來點好東西,讓這美女配合我們拍點視頻?!表n濤對身后的男人說道,那個男人說著我聽不懂的話,把我按在床墊上,另外那個壞笑的瘦猴把不知道裝著什么的注射器刺進我的屁股,他們給我打了什么東西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的頭很暈,我的身子很熱,很癢,好像要啊。
  韓濤看到我渙散的眼神,很滿意的脫掉了衣服,他把我放倒在那個臟兮兮的床墊上,我迷茫的看著他,身子像蛇一樣扭動著。韓濤把我按在床墊上,含住我的乳頭吸起來,“啊~~好舒服”我無意識的說道,現在只想舒服,我的乳頭好漲,被他吸的好舒服,我把韓濤的頭按在我另一邊乳房上,挺著胸把我的乳頭塞進他嘴里,我的乳頭在他嘴里被吸硬咬軟,被他拉長按扁,我的乳頭被他玩的好爽,可是我的體內也麻癢的難受,我好想要跟肉棒給我止癢啊,我的手不經意的碰到了韓濤的肉棒,我抓著他的肉棒就放不開手了。韓濤饒有興趣的看著我抓著他的肉棒往我自己的陰道里塞,“啊~~~~好爽啊?!蔽液翢o顧忌的叫出來,韓濤的肉棒插得我身子都酥了。我把我引以為傲的長腿緊緊的纏在他腰上,我已經等不及讓他來撞擊我的子宮口了,我挺起腰來主動去撞擊我的子宮口。我被韓濤擺成狗交的姿勢,用這種姿勢他的肉棒進入的更深,韓濤的每一擊都能刺激到我的癢處,我的屁股被他拍的啪啪作響我也不管了。高潮后的我被韓濤撫摸的好舒服,讓我不由自主的想要他多撫摸我一下。
  那天后,韓濤每天強奸我前,都會給我注射這種藥,讓我每次都在春情勃發時被他奸淫凌辱。隨著那藥物的持續使用,我感到了上癮癥狀,我居然開始期待韓濤為我注射藥物后我們兩的性交感覺??墒峭瑫r我也在等待警隊來救我,我在這昏暗的倉庫待了多久我已經不知道了,我一直被迫光著身子披著那條滿是污漬的床單,然后等著被人按住,撅著屁股被注射藥物,然后準備好等著被韓濤奸淫。
  我可能受到了那藥物的影響,就算我沒有被注射藥物,面對韓濤看著我那淫穢不堪的眼神時,我不由的會臉紅,因為我的身體已經起了反應,我忍不住夾緊雙腿,陰道里也燥熱的難受。如果韓濤掀開我的披著的床單的話,應該能看到我已經張開的陰唇。
  突然,我被韓濤他們戴上了口枷,手腳拷上了手銬,韓濤還可惡的為我的陰部戴上了一個蝴蝶振動器,把我塞進一個大木箱子里。
  等我再次被放出來時,我看到的是一膄巨大的油輪,和無邊無際的海洋。我為了不被油輪上的船員輪奸,被迫的穿上了韓濤提供的衣物,一雙讓我幾乎站不穩的高跟鞋,一雙黑絲襪,還有一條小到都不能遮住我屁股的皮褲,以及一件像警服的有短袖的小馬甲,還有一頂警帽。
  當我穿上時才發現,這樣的我比我不穿還誘人,特別是那條黑皮褲,扣帶居然是電子鎖,而且控制器還被韓濤掌控著,而且那條褲子我穿了不到半天就發現問題了,那條褲子的襠部非常的窄,連我的下體都遮不完,最要命的是,褲子會隨著我走動而慢慢陷進我的雙腿間,讓我走的每一步,陰肉都會和皮褲摩擦,而且那條縫合線剛好壓住我的陰蒂,讓我苦不堪言。
  而且韓濤在上船前就停止給我注射藥物了,我在上船的第二天開始出現戒斷癥狀了,我現在覺得渾身都有種性亢奮感,可是我的胸部卻漲的劇烈的疼痛,而我的乳頭卻極其的騷癢,讓我忍不住想要去捏我的乳頭。這種折磨隨著時間的推移開始愈演愈烈,我作為警察的自尊一直不允許我向韓濤低頭。直到傍晚,我已經被折磨了7個小時了,也把我身為警察的自尊完全磨平了。
  我穿著那套情趣警服,向母狗一般爬進韓濤的艙室,我哭喊著對韓濤說道:“我要做韓濤主人的淫婦,請主人給我藥吧?!薄芭??我們的大警花終于想通了?”韓濤戲虐的看著我問道,我現在已經不在乎他是不是再侮辱我了,我無恥的說道:“是的,我要做你的淫婦,給我藥吧?!?br/>  “你說的可是這個?”韓濤拿出一只針劑,然后繼續說道:“這是根據美軍越戰時開發出的為了逼供越共分子而使用的一種叫《空孕催乳》的藥劑,這種藥劑用了后,被使用者會產生強烈的性亢奮,并且會為了性刺激做出任何事,而美軍就以此拿到情報。而且這種藥會讓女性在沒有懷孕的情況下也會產奶,而且會不停的產,需要不停的把奶擠出,不然胸部會爆的?!蔽衣牭巾n濤的介紹,太恐怖了,這種惡魔的東西怎么能發明出來,“不過我給你用的這種是經過了好幾代的改良的,已經沒有那么強的催奶效果了,不過因為里面添加了大麻的提取物,所以具有一定的成癮性,和催情性。如果想要戒斷,身體就會出現強烈的性亢奮感,并會猛烈的產奶。也是因為這種特性,這種藥在東南亞以及非洲那邊賣的特別好。你確定你要這個?”
  我看著韓濤手里的惡魔藥劑,心里害怕的怦怦直跳,可是我的大腦已經被戒斷癥折磨的失去了判斷,我向韓濤伸了出手,韓濤看到我的選擇,滿意的笑起來?!昂芎?,你自己做的選擇,我可沒逼你。不過我還要一件事要做,既然你已經是我的淫婦了,那我就要讓你和一般人不一樣的區別對待,我要把你的陰毛剃掉,好不好?”我看著韓濤手里的針劑,無力的點了點頭。
  韓濤扒掉了我的那條窄緊的小皮褲,讓我蹲在茶幾上,我看到韓濤拿著剃刀在我的陰部“刷刷刷”的剃著我的陰毛,即羞恥又緊張,待韓濤把我的陰部剃的一根毛都不剩時,我能看到我的陰唇已經亢奮的張開,淫液一滴接著一滴的滴落在茶幾上?!霸趺??已經忍不住了?”韓濤的話讓我害羞的點頭。
  韓濤拿出注射器,在我的大腿根部扎進去,啊~~~~~好舒服的感覺,韓濤拿開注射器,看到我的胸部突然暈濕了一大坨,他解開我的紐扣,把我的情趣襯衣脫下來,韓濤看到我的乳房忍不住大笑起來。原來,我的乳頭現在居然滴著乳白的奶,而且我的乳房和乳暈上全是我今天忍不住戒斷癥而自己咬的齒印。
  韓濤伸出舌頭舔了下我的乳頭,“嗯哼~~~~”的乳頭被韓濤舔的不由的翹了起來,“嗯,味道真不錯,以后我每天早上都喝你的奶了?!表n濤把我掛在乳頭上的奶舔到嘴里細細的品味著,看來他對于我產的奶的味道很滿意。韓濤把我按倒在茶幾上,他的肉棒毫無阻礙的一插到底,“嗯啊~~~~好漲啊~~~~輕點啊~~~~~”我的陰道緊緊的裹住他的肉棒,我一雙穿著絲襪的大長腿不由的盤在他腰上,我雙手撐在后面,讓韓濤不停的在我體內撞擊,剛才注射的藥物已經開始讓我的身體燥熱起來,我開始挺著腰承受韓濤的抽插。韓濤一口咬在我的乳頭上,讓我本來就漲硬的乳頭有挺起來了幾分,我騷癢的乳頭在他嘴里好舒服,被吸奶的快感讓我不由自主的挺起胸部,韓濤“咕嚕咕?!睅紫卤阄闪宋业囊恢蝗榉?,他又咬著我另一只乳頭吸起來,吸乳的快感加上韓濤那擊擊到肉的抽插,我無法抑制的高潮起來。
  我做了韓濤的淫婦后,韓濤就不再把我關在艙室內了,允許我能夠隨意的在船上走動,可是穿著那條皮褲,我走不了幾步就會讓襠部陷進我的陰部肉縫,讓我走的每一步都會摩擦到敏感部位,而那算高的離譜的高跟鞋也讓我必須以一種夾緊陰道的姿勢才能站穩。
  就在我趴在船尾哀傷的看著無際的海面的時,韓濤的手下叫我過去,他們拿著一直裝著藥劑的注射器問道:“你,想要這個嗎?”我認得,那是我還沒上船時他們每天給我用的注射器,我點了點頭,他們要我聽他們的話。我趴在船艙外,撅起屁股,韓濤的手下把我的屁股掰開,讓我的陰部清楚的讓他們看到,他們再把我的陰唇往兩邊掰開,“啊~~~~不要,褲子,褲子陷進去了?!彼麄兛吹轿业慕泻岸荚诖笮?,那人把我的陰唇整個外翻出來,然后把皮褲的襠部調整好再放開,我的陰唇緊緊的合攏,從后面看,我的襠部哪還有褲子遮掩,只能看到我的陰唇,反而是我被他們扒開陰唇才能看到那條深陷在我肉縫里的屁繩。
  我在韓濤編織的網里越陷越深,我已經無法回頭了。
  兩年后,原本的禁毒英雄朱正光,因為毒販的報復,妻子被毒販綁架失蹤,組織上本著對他的虧欠,決定把他從一線崗位調到領導崗位,并應了他的照顧女兒的要求調到不用經常加班的崗位。
  我把女兒送到幼兒園后,來到辦公室,泡茶看看有沒有什么文件。突然以前的部下小羅給我打了個電話,“朱哥,好消息啊,Z省那邊抓到了韓濤,現在我們打算趕到Z省去,我們現在就在機場,你去嗎?”我拿著手機,幾乎停止跳動的心再次跳動起來,“去,我去,我馬上到?!蔽易テ鹨路?,不來不及給頂頭上司打招呼就往機場趕去。
  我在拘留所里看到了那個讓我做了兩年噩夢的韓濤,他還是那么肥碩,而且精神氣十足,根本就不像是被警察抓住一般。
  “喲,這不是朱隊長嗎?有沒有娶老婆???”韓濤那副嬉笑的嘴臉讓我忍不住給了他一拳,一旁的Z省的同志看到我打人,想來阻止,老馮趕緊把那個小同志拉到一邊。
  韓濤摸了摸被我打的地方笑著說:“嗯,我的身子比幾年前壯實多了,這還全靠你老婆的奶啊,哦,不對,不對,現在是我老婆了。哈哈哈”
  “你說什么?”我把韓濤提起來怒瞪著他。
  “嘻嘻,你老婆已經和我在大馬結婚了,我手機里還有照片?!?br/>  我要來韓濤的手機,看到里面的照片,我的妻子穿著婚紗,挺著大肚子被韓濤摟著,一雙肥碩的乳房被他捏著。這讓我怒不可竭的把韓濤壓在身下狂揍,等老馮把我從韓濤身上拉開時,韓濤滿嘴的牙都被我打掉了。
  “好啊,打啊,就算打死我,那也不是你老婆了,她現在在大馬給我養兒子呢。哈哈哈哈哈??!”韓濤吐著血狂笑道。Z省的同志見我把犯人打成這樣,也不讓我再和他接觸。
  最終,在老馮的極端疲勞審問法下,韓濤說出了周蕙的地址。我什么都沒說,帶著女兒去找她媽媽了。
  我們在大馬的一處莊園,見到了穿著暴露的旗袍的妻子,妻子對于我和萌萌的到來很意外也很驚喜,她告訴我們,她以為再也見不到我和女兒了,我把韓濤在國內落網的消息告訴了妻子,我本以為妻子會很高興,可是我看到妻子眼里的復雜神情,我們相聚的高興也被沖淡了,我提出回國,妻子猶豫了,我問為什么,難道是因為你和韓濤生了孩子?妻子對我露出一個苦澀的笑容,她告訴我,她之前確實懷了韓濤的孩子,不過因為韓濤對她用的藥物的原因,孩子死在肚子里了。我歇斯底里的問道:“那你為什么還不回家?”
  妻子慘笑的解開旗袍的紐扣,脫下旗袍的妻子里面身無寸縷,她的胸前頂著一對木瓜般大的巨奶,而且乳頭就像大拇指一樣翹著。她的陰部比幼女還光潔,而且陰唇上還有兩個亮晶晶的陰環。妻子再轉過身,她光潔的背部被紋上了一條美女蛇?!澳阒绬??韓濤當時綁架我時,我本想自殺的,可是沒找到機會,之后韓濤給我打了藥,你知道嗎,他這惡魔,給我打了上癮的藥。我完了,我這一輩子都完了,我不能再拖累你啊?!?br/>  “不,不是拖累,是我連累了你,是我對不起你,讓我用一輩子來向你贖罪吧?!蔽冶е拮?,眼淚不爭氣的流出來。這時萌萌也跑過來抱著妻子的腿說道:“媽媽,萌萌好想你,你跟我們回去吧,不然小朋友們都會笑我是沒媽媽的孩子?!?br/>  女兒的話讓妻子的情緒崩潰了,我拉著妻子的手說道:“不要怕,有什么我都會為你擋住的,所以請不要拋棄我們,不要拋棄這個家?!?br/>
  【全書完】

?
百站百勝: 美年大股票代码